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掉到地缝里去了
    微微睁开眼睛,透着眼上朦朦的血丝,王龙看见一道绿色的身影张开双臂,仿佛母豹一样护在自己身前。

     绿色的身影看着是那样的娇小单薄,弱不禁风,可是此刻,面对后天武师那强大的气势,绿色身影却拼命的站直身体,想要牢牢的守护着身后垂危的青年。

     看着那柔弱瘦小却坚定倔强的身影,王龙感到暖暖的,一直以为自己被抛弃的感觉不断模糊,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自己不是孤单一个人,老天对自己不薄。

     王龙感觉自己的眼睛在发烧,心在不断地被湿润。

     这个傻丫头,我费尽心思的想要把追兵引开,就是为了创造机会,好让她逃脱,谁想到她自己却撞了进来。

     真是个不听话的丫头,真该好好地打她屁股一顿。

     这样想着,王龙却心急如焚,自己现在动都不能动,还怎么保护绿荷?这个傻丫头!

     “绿、、、绿荷,快、、、快走!快走!”王龙想要抬起头,却抬不起来,虚弱的对着绿荷吼道。

     “不,少爷,我不走!”绿荷转过脸,挂满泪水的双眼心疼的看着遍体鳞伤的王龙,“一直以来都是少爷保护绿荷,绿荷这次也要保护少爷一次,就是死了,绿荷也要跟少爷死在一起!”

     还有一句话绿荷没有说出口,那是绿荷一直以来藏在心底的一句话。就是绿荷一直都很喜欢少爷,如果少爷死了,绿荷一个人独活,又有什么意思。

     “啧啧啧,好一对痴男怨女”,齐胖子看着身前的绿衣少女,又看看躺在地上的王龙,想想自己那冤死的儿子,心中不由得一阵愤怒,脸色一阵青白交加,不阴不阳的对着王龙喝道,“小子,你艳福不浅啊,都要死了,还有这么美丽可人的绝色尤物心甘情愿为你陪葬。”

     “放、、、放了他!”王龙低声嘶吼。

     “放了她?我为什么要放了她?”齐胖子有些戏谑的看着王龙,回过头面露狰狞的对着绿荷笑了笑,伸出舌头舔舔有些干涩的嘴唇,一伸手,一道白光闪过,绿荷仿佛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朝着他飞了过来,白皙修长的脖颈被他一手抓住。

     被齐胖子抓着脖子一提,柔弱瘦小的绿荷立马被提到空中,双腿不断乱蹬,一双粉嫩的小拳头拼命的打着齐胖子的手臂。

     齐胖子不为所动,猥琐的笑着,眯着一双小眼,色眯眯的在绿荷的身上看来看去,仿佛手上掐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他觊觎已久的稀世珍品。

     绿荷被齐胖子充满侵略的目光看得有点怕了,忍不住闭上眼睛,低声抽泣。

     “唉!冤有头,债有主,齐家主好歹也是一位威震江湖的后天武师,请不要乱杀无辜,还请放了这个无辜的女孩。”王龙心急如焚,却不能移动分毫,只得叹一口气,对着齐恒服软。

     “哈哈哈,真好笑,小子,你叫我放了她?”齐胖子手中掐着绿荷的脖子,瞥了一眼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王龙,“小杂种,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考虑考虑放了这绝色尤物。”

     王龙没有说话,紧紧的咬着嘴唇,一丝丝鲜血顺着被咬破的嘴唇流到嘴里。

     不管是在原来的世界,还是在这个世界,王龙从来都是一个很有自尊的人,哪怕渴死饿死,哪怕自己穷的去做苦力,哪怕再苦再累,王龙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求别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再大的困难,总是自己想尽一切办法解决。

     大丈夫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

     宁死也不为五斗米折腰。

     可是看着绿荷在齐胖子手上不断的挣扎,低低的抽泣,仿若一个绿色的精灵被套上枷锁,那白须修长的脖子被掐的紫红交加,一缕缕鲜血顺着绿荷的小嘴流淌,王龙的心在滴血。

     他明知道,自己就算是真的求他了,那个猥琐的死胖子也是不会放过绿荷的,可是自己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绿荷受苦吗?

     唉,如今人为刀殂,我为鱼肉。

     “少爷,不要,不要求他,绿荷宁愿死,也不希望少爷去求这样一个无耻之徒!”绿荷拼命的用手抓着齐胖子的胳膊,哭喊着对王龙说道。

     “嘿嘿,放心,小美人,我不会让你死的,我怎么舍得你死呢?我会当着你的面,一块一块的踩碎你小情郎的骨头,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齐胖子仿佛恶魔一样咧着嘴对着绿荷笑笑,伸出另一只手色眯眯的捏捏绿荷因为激动而涨得发红的小脸,然后转过头看向王龙,有点神经质的对着王龙咬牙切齿道,“至于这个小杂种,等他死后,把他抛在荒山喂狼,然后把你这个小美人带回去,日日夜夜让你在老子胯下快活,哈哈哈、、、”

     “哼!小杂种,你杀我儿子,我上你女人,我让你做鬼也不得安生!”

     齐胖子边说便走上前去,伸脚对着王龙的胸膛踩去。

     “咔嚓!”

     一声轻响,王龙的胸被踩的瘪了下去,大口大口的鲜血夹杂着碎裂的脏腑从嘴里吐了出来。

     “啊!少爷,少爷!”绿荷哭得跟泪人似的,恨不得立马跑到少爷身边,抱着自己的少爷,奈何这个胖子手臂粗壮有力,自己一点都挣脱不动。

     “咔嚓”又一脚下去,这次王龙的一条腿被踩断了,王龙疼得咬牙咧嘴,却动也不能动。

     “咔嚓”

     “咔嚓”

     齐胖子边狞笑边狂踩着王龙身体的不同部位,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好受点,才能抚慰他的丧子之痛。

     他从来没有想过,他儿子齐豹之所以被王龙打死,是因为他贪心不足,觊觎王家的产业。

     更是因为他想儿子出风头,怂恿齐豹挑战王龙,才被王龙险胜一招,用枪捅死在王家。

     恶人就是这样,从来就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王龙躺在地上,只有鼻息间微弱的喘息,全身上下因为骨骼筋脉寸断,不住的抽搐,颤抖。

     绿荷看着王龙痛苦的摸样,心如刀割,绿荷多么希望自己也是武者,这样自己就能保护少爷,这样自己和少爷就不会任人欺负,就不会那么的无助。

     “啊!少爷!”

     绿荷无助的大喊,心在不住的颤动,颤动。

     随着这声大喊,一股暖流涌入绿荷的丹田位置,在没有人注意的瞬间,四周方圆数里内所有的杂草和树木不断枯萎,一团团绿色的光芒从这些植物体内升起,仿佛气泡一样,飞向绿荷,融入她的身体。

     “嘭!”

     一种令齐胖子毛骨悚然的气息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从绿荷的身上爆发,仿佛炸弹一般击在齐胖子的腹部,齐胖子被撞击的不断后退,直到撞断了身后的好几颗大树才停了下来。

     张嘴突出了一大口污血,齐胖子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见到的一切。

     刚刚还在自己手中柔弱抽泣的女孩,怎么突然间拥有了这么强大的力量?

     “先天灵根?而且应该还是级别很高的先天灵根?”齐胖子失声喊道。

     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平常整个大商帝国苦苦搜寻数十年上百年都找不到的先天灵根,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觉醒。

     这是怎么了?自己在黑石城生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顶尖天才,可是今天两个出自黑石城的天才就站在自己眼前。

     要是平时齐胖子高兴还来不及,肯定要放下自己家主的架子,奉上厚礼,屁颠屁颠的跟在这两个人身后恭贺道喜,谄媚讨好。

     可是,现在齐胖子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两个顶级天才被自己折磨的快要死了。

     而且就算自己现在磕头认错,估计这两个人也不会饶了自己,等他们到了宗门,一得势,随便派出一个人来,就能灭了整个黑石城。

     到时候就算齐胖子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找到,并且会被处以最严厉的极刑。

     记得齐胖子还小的时候,他的祖爷爷曾经对他说过,出门闯荡江湖,一定不要招惹拥有先天灵根的人,因为那些人都是宗门的宝贝,万中无一,招惹了他们要么就毁尸灭迹,做得干净,要么就自杀谢罪,免得宗门知晓,否则宗门随便派出一个人一挥手就能灭掉一座城。

     大商帝国一个叫火焰谷的地方,以前是一座繁华的城池,就是因为城主贪图美色,狂妄自大,招惹了一个先天灵根,被一个宗门的长老发怒报复,吐出一口真火,烧的偌大一座城池变成灰烬,无人生还。而且听说到现在谷里还有无名的火焰日夜燃烧,炙烤着那位城主的灵魂,提醒着众人那里曾经犯下的罪过。

     想想就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齐胖子有点头疼,早知道这样,这一趟就是打死自己也不会来的。现在弄成这种样子,曾经叱咤风云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难道真的要做个干净,毁尸灭迹?

     回头望望四周,一个人也没有。齐胖子横下心,暗暗集聚自己全身真气,朝着绿荷飞扑过去。

     “嘿嘿,小丫头,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命不好,非要赶来救这个废物,如今死了,怨不得别人!”齐胖子横下心,咬着牙,举起他那泛着红光的手掌,向着绿荷当头劈去。

     就在这时。

     “轰!”

     地底深处,一道白光仿佛匹练一般对着一条黑影撞去,爆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声响,整个大地仿佛地震一般不断晃动,地面一块块塌陷,一条长长的裂缝顺着交战的地方裂开,大地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撕裂了一般,直到裂开了两百多丈的距离才停了下来,地面上三人站立不稳,仿佛被一股暴风撕裂吸引着,朝着宽大的地缝掉了下去。

     “****,怎么掉到地缝里去了?自己这就要死掉了吗?难道这就是自己的坟墓吗?”

     王龙无语的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