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骷髅的左眼和右眼
    第三十二章骷髅的左眼和右眼

     夜在林中久坐,小黑豹睁开朦胧的睡眼,晃了晃脑袋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这种时候睡过了,他挺起身把头向着洞外看了看,黑洞洞的夜晚和一些清冷的风吹过树叶的声音飒飒作响。

     他按耐不住狂跳的心脏转过身,向着前面那个已经在木台上躺了两天一夜的男孩疯狂跑去。他快速爬到了那个墨绿色头发男孩的身上,把自己小小的左爪轻轻的搭到了男孩手里紧紧攥着的小银锤之上。

     阿盲有些想不明白自己在哪,在做什么?他看着周围白茫茫的一切,他大声的呼喊却发现周围完全没有任何回应,一片极致的白和一片极致的黑一样同样意味着虚无,他漫无目的走着,突然间他发现了这片满是白色的大地上出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是一把刀,一把他熟悉的长刀,他平静往那把刀所在的方向走去,却发现那刀离他并不是很远。

     他看了看发现确实是他所遇见的那把黑刀,他拔出了它,炽热的黑红火焰在这个世界出现了,阿盲从这把熟悉的黑刀刀刃上看到了一张脸,那张带着骷髅面具自己之前遇到过的脸。

     “啊!”阿盲一声大吼惊恐的从木台上醒来了,他下意识的抬起来了自己的左手,却发现上面竟然已经的被电的焦黑了。“这是那?”人在极度惊恐的情况开始无法辨别自己所处的环境,直到……

     小黑豹悠闲的从木台上爬起来,看着面露惊色的阿盲,十分不悦的白了一眼,就直接跳下床去,阿盲大喊过后平复了一些,他终于认出了这是之前自己遇到过的黑豹母子中的小黑豹,“呼呼,现在什么时间了?”

     黑色的风从树洞外面直接飘了进来,大黑豹随意的把自己嘴里叼着猎物直接撇到了地上,她看了看此刻坐在床上的阿盲。

     “醒了?”

     “醒了,是你把我救回来的吗?”

     “不然你以为是谁?那个秀色可餐的小姑娘?”

     “那个男人死了吗?那个姑娘那?”

     “那个长的像是魔猿的男人倒是没死,不过被我拍掉了一条胳膊,至于那个姑娘吗?人家只说了一句别忘记你们的约定,之后转身就走了。”

     “哦”阿盲回应了一句,径直从床上站了起来,右肩上的疼痛还是不断侵蚀着他,但这好歹也算的上是可以忍受的,他有些迫切的想要呼吸一口外面那些在花海中游荡的新鲜空气。

     “你自己悠着点,我可不想费事,在给我家小子找一个引荐者。”

     阿盲轻笑了一下,还是从树洞中走了出去,他透过郁郁森森的林叶见到了久违的阳光,他艰难的抬起臂膀想要拥抱一下这温暖,但猛然间他却呆愣在那里。

     他看着自己右臂上的金色圆环一个一个的数着“一,二,三……八。”

     “为什么会有八个?我是怎么回到源力八阶的?”

     “大幅提炼增长源力,只是焚经最简单的功效,至于它到底还有什么其他的神奇之处,就要看你自己了”大黑豹悠哉的趴在木台上,随意的说道。

     阿盲听到这话才想起来“焚经”,他慢慢按照焚经的线路运转起自己体内的源力,金色的光点一点点的从阿盲身体内部向往涌出,又依附在他皮肤表面,如果此刻有人仔细观察阿盲就能发现。他皮肤外面那些金色光点一点一点汇聚之后化作了一条蜿蜒的小河。

     阿盲感到新奇,他维持着这种状态发现自己的本来因为伤病沉重的身体,变得更加的轻快了,他几乎和之前没受伤时的状态一般无二了。

     他从古树上爬下来,看着被晨光照耀的一片金黄的池水,竟然有感而发的练起掌来,他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突然间脑海中记起了之前银色小锤让他记住的那段频率,他开始随意的朝着天空中击掌,金色的源力在天空中炸裂开来,仿佛是一场盛大的焰火庆典。

     小黑豹本来无聊的躺在花海中看着阿盲击掌,他没有丝毫欣赏阿盲这套“瞎打”掌法的心思,他现在心心念念的都是这小子醒的也太早了,不然自己就能完美得到那小银锤中的传承了。他正这么百无聊赖的想着,猛然间就发现不对了,他发现阿盲所在的地方本来应该是阳光普照地方竟然暗了下来,没有了光,而所有的光芒竟然全部汇聚到了阿盲的双掌之上,此刻的阿盲双掌之上竟然直接裹上了一层金色的薄膜,在空气中滑带出充斥着光焰的羽翼,他仿佛在靠着自己的一双肉掌在拨动着天空中的源力变化,如同搅海翻云的天神一般。

     “这是什么源术?”

     “呼”卓萨曼把自己身后的脚印全部掩盖好,靠着一颗根部长满灰蘑的老树不断喘息着,已经两天了,自从自己经历那场恐怖的失败已经两天,这场失败带给他的不只是没有了那两个废物手下,更导致了那个叫彤?玛莲娜不死不休的追杀。

     “乓”他一记重拳锤向这颗老树,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输给这样的一个小孩儿,不与其说是输给那个小孩,不如说是输给了那个“畜生。”

     有些冰冷的东西滴落在卓萨曼的手上,他看着手间不断涌出的白色气旋,像他儿时那般毫无尊严的痛哭起来,他终于记起来,他那嚣张跋扈的资本那名为“旋杀”的命源,根本就是他从小到大的耻辱,是冰之鲁斯特中唯一的笑柄,他在很小就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人们所说的那样,是什么冰之鲁斯特家族的私生子,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父亲就是鲁斯特家族最有名的天才,冰皇卢修斯?鲁斯特,而自己却只能顶着大房私生子的名头叫他一声“二伯”。

     人在疯狂的时候是毫无理智可言的,就在卓萨曼陷入这无休止的狂想的时候,他灵光乍现!

     “对呀还有他,他一定也来了,小冰皇!”卓萨曼疯狂的想到了让他沦落至此的“罪魁祸首”,与他同父异母的鲁斯特家族有史以来的最强天才“小冰皇”卡伊?鲁斯特。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那个小鬼强还是我的亲弟弟猛”卓萨曼阴诡的笑着,他用手不断抚摸着自己的皮质地图,终于他把手指停在了骷髅的右眼眶上,你也只能在这了我的“好弟弟!”

     夜,依秩而至,阿盲借着火光看着平摊在自己手间的黑色长刀,他有些想不明白。

     “你确定真的把那把小锤给小子?”大黑豹看着冲着火光和长刀发呆的阿盲很认真的问道。

     “反正我也不是太喜欢,就当是我给他的入学礼。”

     “你到真是大方,就是以后可别后悔自己错过了什么?”

     “大方吗?”阿盲看着手中的黑刀喃喃出声,他只清楚的记得在纯白世界中他所遇到的那个带着骷髅面具的男人在最后和自己说过,要在合适的时间放弃那把小锤,有些东西的机缘是天注定,非人力可以强求。

     “算你大方,大不了算我欠你个人情,等我将带打遍九天十地成为天下共主,就封你做我的首席小弟”小黑豹化作人形一边满嘴流油的啃着鸡腿一边神采飞扬的朝着阿盲说着什么。

     “好啊,但你好歹也先付给我一只鸡腿的利息吧!”阿盲轻松一笑就直接上手朝着小黑豹手上的鸡腿抢去。

     “哎哎,你好歹讲点素质好不好,算了权当你把小雷锤让给我的奖励吧”小黑豹一脸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情,摊着双手朝阿盲说道。

     “对了!”就在阿盲和小黑豹打闹的时候他终于想起来自己忘记了什么了,他站起身来顺着自己腰间拽出了之前用树藤绑在腰间的信封。

     “我还有学院任务没完成那,你知道那里有兽王幼崽吗?”

     “就你这条小命还惦记这事那吗?”

     “我必须要完成啊,不然怎么入学啊更别提带他去了”阿盲冲着小黑豹一努嘴。

     “真麻烦,岛上真正达到兽王的级别的,只有两个”大黑豹十分不耐烦的说道。

     “那两个?”

     “两个做梦都不想遇上的对手,‘狱焰九头蜥’和‘天酒冰蓝虎’,这两个就我所知全部达到了人类源力中的‘碧落境界’是真正的巅峰兽王。”

     “额,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我没戏了?”

     大黑豹看了阿盲一眼“那到也不是,兽王对于下一代的历练极其重视,历史上也有无数的兽王选择让自己的的幼崽跟着极其强大亦或是有着惊人天赋的人类修炼的例子,只是关键要看你能用什么打动他?”

     “额,你说的那两项我好像都成功的避开了吧?”阿盲有些无奈说道,大黑豹却用一种难以言说的诡异眼神看着阿盲。

     “对了,那两个大家伙在岛上什么地方?”阿盲觉得大黑豹的眼神是在是有些渗人,就想着好歹打断一下。

     却不想大黑豹不假思索的说道:“骷髅的左眼和右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