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生
    寒冰不断的蔓延很快就笼罩了这个世界,阿盲此刻已经没有意识了,他丝毫不知道这之后发生了什么。

     “吼!”一声更加恐怖低沉的嘶吼诉说着一位强者的愤怒。

     卓撒曼从地上爬起,他捂着自己脑袋上不断流血的伤口,很勉强的抬了抬眼。

     他看到了造成这一切的凶手,一只浑身黑亮似锦缎的豹子,这豹子浑身上下的肌肉十分优美的呈流线型,宛如一名天生的暗夜猎手。

     只不过此刻它看着卓撒曼的眼里尽是不耐。

     “干预魇阎的新生考试,你知道有什么下场的吧?”卓撒曼此刻强行镇定,不断恐吓对面的这只豹子。

     他可以肯定这家伙能随意的靠近自己,并在自己已经使用了“叔叔”给的“冰雨之蝉”的情况下还能打伤自己,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这畜生至少要高自己两个境界。

     “要先下手,不然没有任何机会,给我碎!”卓撒曼此刻也下了狠心,他直接把脖子上的冰魂项链全部碾碎,向大黑豹抛去。瞬间这片天地陷入一片恐怖的冰河之中。

     紫色在寒风中绽放,从一开始充满朦胧感的淡紫色很快就过渡到了一种近乎是黑色般肃穆的紫,大黑豹也出手了。

     淡蓝色的冰不断出现,又不断的碎裂,直到一丝冰裂纹爬上了大黑豹的身体,“卡兹”大黑豹的整个躯体竟然在一瞬间被冰上了。

     狰狞的脸怒吼着,卓撒曼此刻催动自己不断流动着旋转的右手直接朝着大黑豹打去。

     一种充斥着光明气息的紫色雷霆出现在了大黑豹的爪子上,如果此刻的阿盲还有意识他一定会大声喊叫:“这不是小银锤召唤出来的那种紫色雷霆吗?”

     一只被这种紫色雷霆包裹着的前爪瞬间就把卓撒曼的整条左臂整齐的挠掉了。

     “啊!”卓撒曼一声大喊也顾不得疼痛,直接一脚蹬在大黑豹还未解冻的身体上,借力远遁。

     他拼了命的在林中狂奔,因为他清楚的很自己只要再晚一点怕是没机会在看什么落日的余晖了。

     “哗啦啦”大黑豹抖掉了自己身上的碎冰,打了个冷战,她看了一眼卓撒曼远去的方向,又转头看了看阿盲昏倒的地方,最终她选择了回头。

     “你倒是跑快点啊!”戈登奋力的拍打着身下的野猪屁股,不时的还要躲避身后不时射来的冷箭。

     他骑着猪在林间中快速的狂奔,完全不记得自己这是要跑到那去了,直到他进入了一片奇怪的地方,

     “死胖子,我让你跑!”卡勒顾不上喘一口气,他心里就想着赶紧把这个小胖子杀死,之后再去乔曼那边抢功“最好拼个两败俱伤,这样省得我在动那个手。”

     他直接运转命源搭箭,只看到他手上本来黄梨木做成的箭矢慢慢变成了黝黑色,那箭矢携着腥臭的风“嗖”的一声正向着戈登身下的野猪射去。

     “哎,玩躲猫猫不带中途开窍的哎!”戈登听到了箭矢声正想着躲一下,却不想竟是朝着自己身下的猪射去的,他只听到一声惨嚎就看见自己身下的野猪萎缩成了黑色干枯的腐尸,他直接一个驴打滚直接朝着面前的一面奇怪的石碑滚去,直接装在了在了上面。

     “哎呦,我的妈呀!疼死我了。”戈登撞在石碑上大声嚎叫起来。

     “嗖”又是一箭,戈登手上直接显现出来一淡金色天秤直接把这一箭给抵挡了下来,“哎——累死老子了!总算是能显化出来了,要不然真变成肥刺猬了。”

     ”你们老大给你多少金币至于这么穷凶极恶的追我吗?我都说了那包里啥都没有”

     “少废话,我直接杀了你,你身上的东西还不是任我挑”卡勒说着话,站在远处直接搭箭冲着戈登眉心就要一箭射过去。

     “别别别,你身后有东西,你快……”戈登惊恐的朝着乔曼大声呵道。

     “哼,你这种无知的……”卡勒手上的箭还没放下去,就十分自信的回头了,他根本不相信戈登的这种伎俩,就算给他这种机会他又能做什么。

     在一片黑暗中有这么一双黄澄澄的眼睛注视着卡勒,这眼睛的高度和他的双眼一致,他还来不及反应就发现,自己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双腿、之后是双脚……

     “哇——”戈登瞬间就吐了出来,他从来没如此近距离的见过这样恐怖的事情,他亲眼看到卡勒身后的那个“东西”竟然一爪子把卡勒的脑袋给拍掉了,鲜血在不断的……

     戈登强忍着看清了那是什么,那是一只“隐藏于黑夜的魔鬼”,它有些嫌弃的把爪子上沾染的血迹朝着地面不断的擦蹭着。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戈登不断的在心里碎碎念着,克服着自己脑袋不去想着那些来之前,自己看到的什么“凶狠的只知道猎杀人类的珍兽”。

     “小子,你是在侮辱我吗?”大黑豹看着面前这个冷汗直流的小胖子,有些嘲弄的问道。

     戈登使劲闭着眼,丝毫不为所动,直到他听到。

     “你身上虽然也有那小子的气味,但是很淡,再说也没有源力波动看来你们没交过手!你现在可以选择告诉我他的方向,或者我不介意……”

     “那边那边!”戈登瞪大的眼睛朝着,之前自己来时候的方向狂指,恨不得把周围的空气也捅出个窟窿来。

     戈登只看到这只矫健的豹子一蹬腿,直接融入黑夜中消失不见了。

     他双手撑着地站了起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却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片碑林之中,他顾不上其他直接朝着卡勒的尸体走去。

     “生啊死啊的都别怪罪啊,我已经提醒你了,是你自己不相信……”他嘴上碎碎念着,手上却很诚实的朝着卡勒身上摸去。

     “切,什么都没有啊”戈登摸了半天才想起来之前上岛的时候已经上交过东西了,这时候自己想在发现把武器什么的,不亚于异想天开。

     “这破弓我又不会用。”他正说着猛然间就摸到了一个皮质的卷轴,“哇,这小子身上难道还有什么源术吗?”

     “什么鬼!”戈登彻底打开了这个卷轴却发现上面竟然完全没有任何的源术,而是一张画满了地形、坐标的图画。

     “这什么啊!”戈登借着月光勉强看清了上面的图画,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个狰狞的头骨。

     “我的妈呀,这怎么真是个骷髅脑袋啊!”戈登仔细查看,发现了这上面竟然有自己所走过的地形,最终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推断出来的结论,“难道说这个岛……”

     他有些颤抖的翻过这羊皮卷轴,却发现其背面清楚的用古萨兰语写着“血与火之世界的残余,终将降临世间,唯有代表着希望的光之雏狮,才能撕咬开这名为救赎的黑暗。”

     “老师我们这样设计真的没问题吗?”秋白看着屏幕中的各种惨烈的厮杀回头询问了一下自己的老师。

     “你指什么?”紫衣男人还是那样邋遢,唯一不同的是他手里还拿了本不知道关于什么的金边古书。

     “这之后他们还要面对那个世界的残余,现在就开始自行残杀真的好吗?”白发男子平静的询问着自己的老师。

     “你是怕所有新生的都死了,我们就真的要答应他们的无理要求了吗?”紫衣男子坐椅子上一字一句的说道:“不用担心,就是所有人都死了,他也一定能不负众望。”

     秋白顺着自己老师的目光看去,“在一片白雾的湖中,竟然有一个冰蓝色长发的男孩做在湖中,无数的白色冰雾四散,把周围化作一片冰冻地狱”秋白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猛然间这个世界多了一双眼睛,不应该说是只剩下一双眼睛。

     “啪嚓”在一片的冰湖旁边的树枝上歇脚的小岚鸟瞬间炸成了血雾,无数血色碎冰落在地上,当然其中也包含了一只千瞳蜥的眼睛。

     “哼,鲁斯特家族的人永远都这么臭屁”紫衣男人有些不愤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