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希冀
    月残如勾,漫天残红,尽是一片黑暗的大地上满是龟裂破碎的沟壑,血红的岩浆不断从大地中翻滚而出,到处都是残破黑暗的景象,男孩站在一片还算完整的土地上,不知所措。

     灰蒙蒙的天上不时闪过耀眼的光芒,男孩恐惧的看着天上,每有一道光照闪过就就意味着一场毁灭。

     他看着天空中那象征着血与火,自己每日苦苦祭拜的“神”被人杀死,血从空中流向了大地,形成了恐怖的血肉江河。

     源自血脉中的某些东西就点燃了他,他瞪大了因为狂怒而充血的双眼,愤怒的朝着天空中怒吼,直到一种声音在他体内出现。

     “快跑,快跑!”

     男孩瞪着猩红的眼在裂变的大地上狂奔了起来,他环视四周发现周围有着无数个和自己年级相仿的孩子朝着同一个方向狂奔。

     天空中如刀斧般锐利的光芒却不打算放过他们,无数道光就像过往间他所代表的希望一样,撒向这片大地,只不过这一次它象征着死亡。

     男孩还在跑着,直到一道黑色的光芒笼罩到了他的身上,巨大的推搡感,男孩慌忙的朝着前面跌了个跟头也侃侃躲过了这道黑光。

     他回过头正好看到一个女孩,在黑光的消减下渐渐消失,男孩看着女孩脚下那双在熟悉不过的草鞋,认出了那是谁。

     在恐怖黑光下残存的,只有女孩的面部,但即使这样此刻也仅剩下枯骨了。

     男孩把自己的衣角扯碎,把布料窜成绳,把女孩仅剩下的一半的颅骨戴在了自己的脸上。

     按照焦土世界的规矩,成年男子一般会选择,自己遇到的最强壮也是最凶狠的猎物的颅骨作为自己的面具,以此来彰显属于他们自己的无上荣耀。

     而此刻的男孩没有丝毫的犹豫与退缩,一步一步的往这个世界尽头走去。

     “从今天开始,我叫魔山。”

     “啊!”一声惊吼,魔山从巨大的红褐色蛋壳中冲出,他看着此刻天空中皎洁的园月,以及周围淡紫色的雾气,勉强恢复了镇静。

     恍惚间,他仿佛又听到了自己小妹当年贴着自己耳边呢喃:“哥,你将来要有一天起战名,记得一定要带个山字”

     “为啥非要带个山字?”

     “因为我们家在山上,而你对于苗苗来说也是山。”

     彤·玛莲娜此刻无比后悔自己做的决定,但她没有办法只能选择赌一把,不然单凭她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

     想到这里她又下定了决心“你给我消停点!”

     阿盲看着这个背着自己在林间疾驰的女子,瞬间感觉头大如斗,他心想道:“她不是和卓撒曼一伙的吗?为什么此刻选择帮自己?”

     女子背着阿盲在林间快速穿梭,可见她并非自己之前表演的那般无力,她带着阿盲跑到一片茂密的林间,直接从一个树洞中掏出一个皮囊朝着阿盲扔去。

     “拿好了,赶紧往自己口鼻中倒上一点,省的产生幻觉失了智。”彤玛莲娜看都没看他,就转身往后走去,不知是去掩盖足迹还是去做其他什么的了。

     皮囊直接摔在地上,倒不是阿盲不想拿而是他实在是没手了,除了受伤的右臂,就连他的左臂也在与乔曼的对拼中直接脱臼了。

     “哼,你还能干点什么?”彤·玛莲娜回来看着还呆坐在原地的阿盲,她虽然看出他双臂都有伤却还是忍不住嘲讽一下。

     阿盲看着她手中拿着的各种植物,没有回话只是有些痴傻的笑着。

     “哼,算你小子命大,这紫韵魔樱花的花蕊产生的花雾具有非常恐怖的致幻效果,要不是没有我这花瓣露水,你怕是不用其他人费力自己就死在外面了!”她一边说着把皮囊中的液体朝着阿盲的嘴里灌去,最后她还接了一点在手上往阿盲的鼻子里也抹了一点。

     阿盲刚想问她为什么选择救自己,就看到她直接把手上的草药捣碎朝着阿盲身上细小的伤口抹去。

     她抬起头看着阿盲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哼,你想问我为啥要救你,却又怕自己说错话得罪了我没人给你治伤了?”

     “我不怕,这次刚好用到你这个人情,我老师告诉我,这叫交人情自然有世故。”阿盲笑着朝面前的女子说。

     “啪”彤·玛莲娜直接拍在了阿盲受伤的伤口上,这一下给阿盲疼的直翻白眼。

     “谁要和你有来往?”女子虽然看似心狠的打了阿盲的伤口一下,却还是从自己蓝色衣袍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圆形白玉小盒。

     “别动!”女子按住阿盲的右臂往他那侃侃止住血的伤口上涂满了一种淡黄色的药膏。

     “忍着点!”

     阿盲还没反应过来,女子直接提手用力把阿盲脱臼的手臂给迎接了上去。

     “吱吱”牙齿不断咬合的声音从阿盲的嘴里传出,可他却硬挺着没再发出任何其他的声音。彤·玛莲娜看着阿盲的神情,本来紧皱的眉头不由得舒缓了一点点。

     “我之所以救你很简单,因为我要杀了卓撒曼,而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仅凭我自己是不够的,所以我需要盟友。”彤·玛莲娜看着阿盲十分认真的说道。

     “你为什么杀他?”阿盲看着自己面前面容姣好的女子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个追杀你的男人的后台背景!”彤·玛莲娜妩媚的笑着。

     “就怕你知道了,吓破了胆。”

     男孩调皮的一噘嘴“你要是为难就算了。”

     “哼,我偏要告诉你,卓撒曼的全名叫卓撒曼?鲁斯特,魇阎大名鼎鼎的冰皇家族的第三代子嗣!”

     阿盲淡定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说道:“那又怎么样?反正我也不认识他。”

     女人无奈的都不想给阿盲解释什么“等你恢复了体力就走吧,但你要记得如果你能治他于死地,就算不是为你自己,也要还了我的人情!”

     “你是怎么摆脱那个叫卓撒曼的男人的?”阿盲看着面前有些无奈的女人问出了自己心头的疑问。

     彤·玛莲娜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戒备的神色,她盯着阿盲没说什么,只是缓缓的向后退了几步。

     阿盲意识到自己问到了一些敏感的问题,但这样的反应对于自己来说也够了,她能这么警醒说明这十有八九和她的命源能力有关。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那?我叫阿盲”阿盲想要打破眼前尴尬的气氛,朝着女子的方向说道。

     “你就叫我彤就好了”女人说着就要站起身来,但就在这一瞬间阿盲又听到了那熟息的破风声。

     “小心!”阿盲直接前冲把彤按在地上,血色长爪直接擦着阿盲的头发飞驰而去。

     “刚刚好,正好省的我一个一个去抓。”卓撒曼一边说着话一边慢慢的从远处的密林中走出。

     即使在黑夜中,阿盲也能看清那种紧紧围绕着卓撒曼全身的白色螺旋气体。

     即使相隔再远,阿盲始终感觉如芒在背。

     还真是你,难道堂堂糜楼继承人的身份还不能令你和我一条心吗?”卓撒曼十分轻蔑的笑着,他一边笑一边挑着自己粗狂的眉毛看着彤。

     “你知道为什么,我无法接受,糜楼也无法接受。”彤面色平静的看着对面的男人一字一句的说着。

     “如果你现在就走我可以不杀你,或者晚点杀你”卓撒曼说着,不自觉的用自己的手去拉动自己的下眼皮,一只渐渐充血的眼仿佛提前预示着他主人接下来的疯狂。

     雾再一次在林中出现了,只是这一次并没有那么的自然。

     “嘻嘻”卓撒曼看着在这场紫雾中出现的和自己长大一模一样的人,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还真是有意思,你的术还能做到这种程度吗?可惜啊,要是我的体力在被消耗一点,你怕是不会选择救这个小子,而是直接设陷阱杀我吧?”

     彤紧张的攥紧了自己的双手,一边注视这卓撒曼的位置,同时也用余光观察着身畔。而与彤想象中不同的是,她并没有听到丝毫的声响在雾中传出,有的只是谜一样的死寂。

     “嘿嘿”血色在阿盲的眼角一闪而逝,“快跑!”

     阿盲瞬间从地上冲了起来,用自己的左手持刀直接就要去挡这一爪。

     血色长爪在在于黑刀相遇的一瞬间,无数的白色气旋竟然直接透过刀身打进了阿盲体内。

     阿盲顺间就感觉自己像是被无数的利刃扎进体内,不断旋转的气劲仿佛要他全部的血肉都给搅碎。

     阿盲趴在地上,血不断的顺着他的口鼻往外流。

     “你醒醒,醒醒,阿盲!”周围的呼喊声不断进入阿盲的耳畔而此刻的他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

     洁白的天地,四周的一切都是一片虚无的白色,阿盲看着周围的一切,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处,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之前做了什么,他只觉得自己只要稍微一回忆,自己的脑袋就疼的要死。

     “哎呦,是你啊?”

     阿盲寻找声音回过头,正看到一个带着黑色骷髅面具一袭紫色长发披肩,一个赤裸着上身的人正端坐在地上。

     “你是?”

     “你不记得我是谁了?我是你再湖底放出来的那个……”

     “我不应该在……”

     “算了,闲话有机会再说吧,小子把你手举起来”紫发男人冲阿盲说了这么一句。

     阿盲此刻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左手上竟然还攥着一把刀,一把黑刀。

     血色光芒不断闪耀,而后又直接连接成了一个五芒星,这充满了诡异气氛的眼睛透过那黑色骷髅面具向前凝望着,凝望着阿盲。

     “再见,杂碎!”血色长爪再次冲着阿盲所在的地面上扎去。

     “乓!”的一声,长爪竟然直接被打落在地上,卓撒曼收回长爪他看着在自己面前缓缓站起来的男孩,一种难以言说的运势在男孩身上涌现。

     血色五芒星的光芒透过阿盲的眼来看到这个世界,他看了看对面的卓撒曼然后又握紧了手中的刀。

     “人生事宛如初见,老朋友好久不见!”

     时间的长河仿佛就在下一刻干枯了,一道充满了血色光芒宛如一轮血色残月的刀光冲了出去,刀光所过到处都是燃烧着令人魂魄颤栗的乌黑魔焰。

     无数的惨白色的怨魂在魔焰的包裹下的不断嚎叫着,挣扎着拼命的想这个世界述说着“他们回来了!”

     瞬间裹挟着三色的刀光已经临近了卓撒曼皮肤之上,一种完全凌驾于肉身的痛楚,遍布他的灵魂。

     “啊啊啊啊!”冰蓝色的光芒不断闪耀,卓撒曼胸膛上镶嵌的一道淡紫色的宝石不断闪耀着光芒,之后竟然直接炸裂了。

     “嘣!”的一声,卓撒曼和阿盲两个人竟然同时坐在了地上。

     只不过一个是劫后余生一个却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冷汗顺着额头不断往下流,卓撒曼死盯着对面的小子,他不知道对方如何在这种情况下爆发出这种恐怖战力的。

     “他到底还能坚持多久?”卓撒曼想了想,他还是无法放弃这个一击必杀的机会,长爪在空中疾驰,瞬间就在阿盲的腿上扎出了一个血洞。

     “哼!看来你也就能威风这么一下罢了!”卓撒曼舔着爪子上的血不断的朝着阿盲走去,

     但此刻他却发现向前软倒的男孩眼里,并没有任何对于死亡的畏惧,而是有一种让卓撒曼十分不喜的色彩,这种色彩叫希冀。

     阿盲缓缓的向前倒去,他感觉自己已经睡去了,他不用再担心自己和身后女子的安危了,因为他看到了一双眼睛。

     一双宛若黄色玛瑙般耀眼的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