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雾
    月光在林间闪烁,乔曼动手了,他清楚的很,即使自己面前的这个小子已经受伤了,但自己恐怕也无法一招致命,所以他一上来就如猛虎搏兔一般,催动自己浑身上下的所有源力准备一举击杀阿盲。

     阿盲听到嘶吼声的一瞬间就已经做出了反应,他没有选择再给这条“大狗”近身的机会,而是选择抬手挥刀,黑色光芒一闪而逝。

     乔曼在看到黑刀出现的刹那,竟然在空中强行改变了自己的方向,毫不停留又向着阿盲所在方向再一次冲去。

     阿盲看都没看这只“大狗”,直接把地上的自己的那块“烂肉”踢起,就看到本来就要挠到阿盲的乔曼,直接被一块烂肉糊在了脸上。

     乔曼一瞬间竟然直接停在原地不断的打着喷嚏,“哈气,哈气”

     “你没办法在运转源力的同时,再把这气味隔绝在体外吧?”阿盲看着“兽爪乔曼”十分挑衅的问道,他嘴上说着手中却没有丝毫的犹豫,黑刀直接冲着乔曼砍去。

     乔曼只觉得自己眼中的世界此刻已经完全变成血色的了,满脸暴起的青筋此刻仿佛随时都会爆裂开来,此刻他的脑海中没有丝毫其他念头,唯一的想法就是杀死自己面前这个男孩!

     他看着男孩凶狠的一刀,竟然没有丝毫的犹豫举着左臂就去抵挡。

     刀很轻易的就砍了进去,却并不深,因为就在在那一瞬间,阿盲感觉不到丝毫的安全感,一种宛若深海般的强压感笼罩着他。

     阿盲几乎是凭借着下意识,直接收刀,致使他那势大力沉的一刀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战果,而就在他抽刀后撤一步的同时,那长满了黑色尖刺的兽爪十分凶狠的在阿盲的胸前掠过。

     阿盲低下头扫了一眼自己左胸前的已经破碎的玄锋豹皮,有些惊恐说道:“好家伙!豹皮都给你挠碎了?”

     他有些后怕,不敢相信刚才如果自己为了贪那一刀,强行硬接了这一爪,怕是现在已经被绞成齑粉了!而在接下来的几十秒中,他终于深刻体会到了白老头跟他不断强调的那两句话。

     “与人对敌,占先手者称皇称霸,为后者却只能当奴做寇”

     乔曼不断挥爪,宛若神灵附体一般,一时间这林间仿佛出现了一场“龙卷风”裹着四散的木屑,声势浩大的朝着阿盲袭去。

     阿盲不断的借助着周围大大小小的树木挥刀抵挡,但他的手臂上,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爪痕,血顺着皮肉不断的在往下流,不断的在林间滴落,涂满了血腥味的紫雾,此刻显得的更加的阴暗恐怖了。

     月光在此时来的最妙,阿盲在抵挡的间隙中找了这么一次机会,他横过刀身,一道凝如实质的月光竟然透过黑刀的锋刃反射进入了乔曼的眼睛里。

     阿盲紧盯着乔曼,他能预想到这次机会可能并不是很完美,但无论如何自己必须要试一试。

     果然,他迎来了一次比平常多一秒的闭眼:“就是这个!”

     爆裂而出的金光瞬间遍布黑色长刀,之前黑刀刀鞘上的小花此刻也金光一闪而逝,“给我开!”

     金色刀影自下而上撩劈而去,如果被这一刀砍中怕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被劈成两半的命运了,可是巧合偏偏发生了,瞬间的疼痛笼罩了阿盲,此刻他右臂上之前所受的箭伤,此刻竟然还在流淌着黑红色的脓水。

     “完了!”疼痛使得阿盲这一刀并没有挥出应有的力度,当然也没有应有的高度。

     “吼”乔曼根本没有在意这侃侃砍在他肚子上的一刀。而是直接一爪正冲着阿盲出刀露出的胸前空档,捅去。

     直接松手,左手拽刀,刀身一竖,阿盲侃侃挡着这冲着自己胸口来的一爪,整个人被这一爪给打飞了数十步正撞在树上。

     血止不住的从阿盲的右肩上往下流,阿盲坐在树下,他没想到即便自己挡到了这气势汹汹的一爪,却还是被乔曼的临时变招,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我看你这会还怎么拿那把破刀!”乔曼狰狞的看着被自己打到在树下奄奄一息的男孩大声吼叫着,冷汗把他黝黑的兽毛衬的有些发亮。

     仿佛是为了回答乔曼一般,阿盲此刻竟然用自己的左手再一次握住了黑刀,平静的看着乔曼。

     乔曼有些艰难的收起了自己的嘲讽神情,他从一开始的慢步很快就变成了急速的冲锋,因为此刻只有真切的把面前这个男孩杀死,才能真切的换来一个心安!

     男孩还坐在那,就好像没有力气的挑夫一样无力的摊在那,而那个已经沦为一条“恶狗”的男人却没有丝毫手软的意思,他一只手,不应该说是爪子冲着阿盲持刀的左手,一只手对准着阿盲的头颈。

     男孩的眼中出现了一种很难言说的神情,不是绝望更不是吃定他人的傲然,而更像是一种明悟。

     在爪子要到的一瞬间,阿盲动了,黑色的雷霆久违的出现在了阿盲的脚下,“咔嚓”雷霆把之前地下的那些残破的树枝和土壤炸飞了起来,而阿盲在这层黄褐相间的”薄纱”的掩护下,冲着乔曼发起了最后一次冲锋。

     “哼,找死!”乔曼的左爪瞬间到了,阿盲左手一翻,黑刀直接抛向空中,无数金光普照,阿盲瞬间拽出身上的毛皮,裹着左手冲着乔曼的左爪就是一拳。

     “乓”一身闷响,乔曼咬住牙没后退半步,挥动自己的右爪朝着阿盲的脖颈而去,而令乔曼感到诧异的是,此刻的阿盲完全没有后退,而是弯了腰低了头躲过了这一爪,而巧合的是他在抬头刚好咬住了这从天而落的黑刀,不准确的说是咬住了黑刀刀把。

     乔曼的瞳孔瞬间就缩成了针眼大小,他实在是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敢进身?

     “不,我还没输!”

     乔曼顺势就要用双臂把阿盲困住,他张开大嘴想要一口把阿盲的头咬下来。

     “既然你这么喜欢吃,就给你吃这个!”阿盲左手后抄,瞬间一道银色光芒朝着乔曼的血盆大口打去。

     “咔嚓”无数尖锐物破碎的声音在林中传荡,乔曼咬着小银锤朝着天空含糊不清的怒吼。

     阿盲此刻已经顾不得什么“学院任务”了,深蹲然后弹起,就像过往中每当他无力的马上就要摊在木质地板上,老头儿始终和他说过的一样,“在一次!再一次阿盲!”

     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的嘴里多了一把刀。

     黑刀的刀身上沾满了鲜血,阿盲无力的跪在林地间,受伤和脱臼的手臂无力的搭在地上“呃!”他狰狞的朝着天空中怒吼,尽管他的嘴里还死死的咬着刀把。

     此刻的乔曼也跪在那,就跪在阿盲的身前。他脖子上那条极细的血线,诉说着这场战斗的成败。

     “呃,呃——”血腥味充斥着乔曼的口腔,他意识到自己要死了。

     周围林间紫色小花产生的雾气,把这一切变得更加的模糊,阿盲分不清自己身上的血液到底是谁的,他只知道要赶紧止血。

     而就在他想要搜寻一下乔曼身上的物品的时候,或者赶紧撤离之时。

     一道极锐利的破风声从远处直冲着阿盲而来,阿盲知道这只能是冲着自己来的,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在做出什么抵抗,“呼,呼——”。

     “嘶啦”一只猩红的爪子旋转这扎穿了乔曼的身体,被一条灰色金属线拖着这快速飞回了他的主人身边。血液脏器淋了阿盲一身,但阿盲却丝毫不敢眨眼,他紧盯着远处这个长得像是猿猴一样的男人,一种名为恐惧的冰冷感笼罩着阿盲。

     卓撒曼一步一步的朝着阿盲走来,他随手甩掉自己猩红长爪上的血液,看着阿盲笑出了声:“呵呵,你能给我的惊喜还真是不多那!”

     “好啦,你也该死了,杂碎”他说着话,手中的爪子再一次朝着阿盲所在的方向冲去,阿盲认出了这是之前卓撒曼得到的那把血色长爪,但他真的没有丝毫的办法把这次致命的攻击躲过去了。

     锋利的爪尖瞬间就要扎进阿盲的眼睛里,而就在这一瞬间,林间的雾突然变大了,紫色的雾彻底的笼罩了这个世界。

     恐怖的血爪没在往前一步。

     而一阵颇有些熟悉的香风出现了,一只白皙的手抓住了阿盲。

     “别说话,和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