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归复还
    却说莉莉丝看着向她飞奔而来的“几名考生”,缓缓的挥出了一刀!

     按说这刀算不上多快,但它在空中划过的,这一瞬间却偏偏给人以一种“后人发先人至”的无上攻伐意。

     那名手持黑色大剑的男子见到这一幕,直接大喝一声,就想着强行用自己手上的大剑去挡这一刀。

     刀剑在空中相遇的这一刹那,令场间众人目瞪口呆一幕发生了!

     只见到少女的刀在轻触到男人黑斧斧刃的一瞬间竟然“开花了!”

     长刀在碰触到剑刃的一瞬间竟然弹出了无数的透明丝线。

     只见到,上场比试中那种十分诡异的通明丝线,再一次出现在场间,只是这一次场中的丝线并非是之前那种漆黑的颜色,而是一种白色,一种惨白色!

     而之前场间也没有几人留意到,莉莉丝在出刀的一瞬间,她其实是说了一句话的,“花开并蒂莲”

     所有的透明丝线,在此刻都变成了“白骨”,就看到之前还气势非凡的黑斧男子被无数的丝线,不!准确的说是被无数的白骨,给包裹着硬生生举到了天空之中。

     “救我,救、、、!”

     男子大喊着想要求得别人的援手,却不想自己根本连说一句完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就连仅剩在外的头颅,也被这“白骨丝线”给包裹住了。

     呜呜的声音不断传来,场外的众人一时间都惊呆了,此刻场中站着的,仅剩下那名白裙少女,其他所有人竟然都被她一股脑的举到天上去了!

     随着少女的一声“开”只看到在天空中的无数“白骨大球”此刻竟然一片片的打开来,就仿佛一群含苞待放的白莲,随着一阵清风,清冽而来,

     “这!这是什么操作?”戈登看着场间的少女此刻一头雾水,他完全无法理解这少女所用的到底是什么源术!

     “嘻嘻,有意思,阿莱克捏之网吗?”魇阎的某间教室,一身白衣的曼妙身影,随手抛掷着一枚印有骷髅与蔷薇的金币。

     “还真是期待那这一届的新生!”

     莉莉丝看着这天上的几人,着实感到无趣,随手一挥就看到本来长在场中的朵朵“白骨莲花”此刻直接闲散,竟然直接化作了之前的那种透明丝线,丝线缓缓后退。之后全部回归到莉莉丝的身上。

     几人自空中落下,赶紧催动自己身上的源力,几道色彩鲜艳的源力光芒闪过,几人勉强站稳了身体。

     但就在这是几人却发现,之前自己手上的黑光兵器,此刻竟然全都不见了!

     莉莉丝背对着众人,举着黑刀冲着场间空气,朗声问道:“我能走了吗?”

     就在这一瞬间,就看到之前的大剑男子,竟然裹挟着全身的源力,猛的向那白裙女子冲去。

     “啊!我一定要夺得魇阎的头名!”

     就看到他整个人的上半身衣服全部爆裂开来,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一时间都变成土石颜色,上面还长有黄绿色的苔藓,整个人仿佛一座正在狂奔的太古魔岳一般,向那白裙少女压去。

     莉莉丝一回头正看到,大剑男子那张凶恶的脸,都快要贴到她的身上了。此刻竟然还不见她有什么剧烈的情绪波动,她只是淡淡的白了一眼,眼前的男子,然后沉声说了一句;“人去归复来!”

     就看到本来使用自己的命源,已经变成石头怪物一般的黑斧男子,整个人猛的停下了脚步。

     “呃,呃!”黑斧男子从自己喉咙尖传出了这种声音,“噗”的一声,几条透明丝线竟然从黑斧男子身体内冲了出来!

     接下来伴随着一阵恐怖的“吸允声”,男子浑身上下的血肉竟然全被那几条透明丝线给抽走了!

     “髌骨,胫骨、、、”散落了一地,而那光滑诡异的骷髅头此刻正好坠落到了这一堆白骨的正中间!

     一时间就仿佛这片天地,又开了一朵“白骨花”

     场间剩下的几个人看到这一幕,瞬间被吓的混不附体,在一想刚才自己也被这女子给举到天上去过,莫不是自己身体里也有那丝线!

     莉莉丝一甩长刀,直接看向了剩下的几人,“我认输!认输……”剩下的几人被吓的连忙大喊,生怕自己慢了一步,也步了别人的后尘!

     莉莉丝一见这些人如此这般,就没去理睬,反而转过头,又看了看手上这把狭长的黑刀,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随着这几人的黑光兵器消散,少女手中的黑刀竟然变的越发的凝实!

     这刀从一开始那随风而散的光芒模样,竟然变成了一把未知材质的古刀,而奇怪的这刀竟然自己浮现出了一把刀鞘,而这刀鞘上此刻竟然出现了一朵金色的花。

     少女看着这刀,左右手掂了掂,不由的喜上眉梢,她轻笑出生:“嘿嘿,好刀!也是好鞘!”

     “让我们恭喜二号选手!”莫克李的声音再次出现,场外的众人就看到少女拿着刀,正往那光束中走去!

     只不过这次没有一人在去笑话她“妇人之仁”,因为这不同于之前那场莫名的认输,而是一场实实在在的血腥碾压!

     阿盲此刻还在回想着少女的手段,就听到场中突然传来了莫克李的声音“各位因为临时的某些原因,我们不得不把腥雨的时间缩短,那么下一场就是我们本次腥雨的最后一件源兵了!希望大家不要错过这次机会!”

     这声音一落下,就看到场中间猛的绽放出了一道更加璀璨耀眼的橙色光芒!

     “橙色!我的妈呀,是橙色!”“蓝色代表的是稀有级源兵的改造,紫色代表的是史诗品质,那么橙色莫不是……”仅剩下的几人开始在各自的房间中疯狂议论起来!

     只是这一次与之前任何一场有着明显的不同,至少除了这些惊叹猜疑的声音就没有其他了,所有的房间一时间都迎来了寂静,偌大的圆环房屋没有了任何其他声音!

     普通考生此时大多早已撤退,而其他剩下的佼佼者们也都惜命的要死!

     他们一想到之前几场,那些源兵古怪诡异的“比试方法”大多都吓的不敢说话了,在一想这“橙色源兵”可是代表着传奇品质,这不定还有更加泼天的凶险在等着自己那!

     莉莉丝看了看在场中屹立的巨大“镰刀”,直接随手就转动了自己的轮盘。

     “又是一把好玩的武器那!”

     阿盲看着场间那把银红两色的镰刀,想着自己是一定要去趟一趟浑水的,不单单是因为这是最后一场比试,更重要的在于他着实担心他要是真的就拿一把小锤回去,会被小黑豹数落到死。但他又想到自己实在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进攻秘术”,真要上场那还真是凶险万分,再说这镰刀样式的武器自己实在也是不喜欢!

     就在阿盲还在想着要不要去上场之时,手上那把四四方方的小银锤直接再一次拖拽着阿盲直接撞到了房间中的光壁上!

     “你听我说……彭!”阿盲又一次被甩到了墙上,“喂,你在乱来,我就直接弃权!”

     小锤听完这话竟然还真的消停下来了,只不过再其锤身之上出现了几个字,上面清晰浮现出几个古字,阿盲看不太懂,但当他摩挲一下小锤,竟然还真懂得了这其中的含义。

     小锤上面写道:“上去砸她,我教你无敌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