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腥雨(上)
    阿盲自从把东西放下后,就径直往古树方向去了。他也没怎么想帮,那个美丽的女子;只是把自己在回来路上打到的花羽鸡留给了她,老头儿教过他:“无关善恶人总是要吃饭的”

     阿盲在出来的时候,跟在大黑豹后边,就留下了各种能引起自己注意的标记,他以次来确定自己来时的路线!在他离古树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他听到了十分熟悉的脚步声音,他回过头看到了大黑豹。

     此时的大黑豹并不像她之前嘴上所说的那般轻松,本来十分优雅矫健的身体上,已经充满了伤痕就连爪子上也有十分明显被烧灼过的痕迹,很明显那只炽焱猩猩的实力也不弱,可是即使是这么强悍的对手,此刻依旧成了大黑豹的口中餐食。大黑豹看到了阿盲一脸古怪的问道:“小子你干嘛了?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回去?”

     阿盲生怕她知道实情在惹出什么是非“没什么只是源力消失不见了,有些不太适应,没什么问题。”

     “偶?”大黑豹十分好奇的看着阿盲,这种法再修炼之初应该只会吸收修炼者十分稀少的源力,怎么可能直接吸收这么多的源力那?”大黑豹也有些不解但她毕竟没有修炼过这种法只好让阿盲跟着自己快速往古树方向跑去,希望早点回到家中再仔细研究一下这小子的情况。

     一人一豹像之前一样直接从来时的荆棘处穿了回去,一阵浓郁的花香袭来,他们的心情瞬间都放松了下来,虽然这趟雷泽之旅算不上什么,但还是将他们的神经绷的紧紧的,直到此刻闻到了沁人的花香才真切的放松了下来。

     阿盲才大口的呼吸了一下花海的空气,就看到一个圆滚滚的黑色毛球冲着自己飞来,直接跳到了自己身上;这家伙完全没有寒暄的意思,直接一探爪就把阿盲腰间装着酒的透明葫芦拍飞了,小黑豹灵巧的在空中一跃就叼着这葫芦快速跑去了。

     阿盲实在心疼这葫芦里面的琼浆,上去就是一阵追打;一人一豹霎时间把这一片花海搞的尘土飞扬,阿盲也不知道这小家伙为啥一眼就能看出自己特意藏在腰间的酒,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小贼货”之前喝过,对这种味道念念不忘,导致阿盲一近身就被直接闻了出来。

     一人一豹顽皮的在花海中追打,但阿盲发现自己完全不是对手了,之前他还可以依靠着自己的十阶源力,但现在虽然也有脚下时不时出现的黑色雷霆,但就持久的速度而言,自己无论如何都追不上这个顽皮的小家伙了。

     大黑豹本来也乐得看他们两个互相殴打,但直到小黑豹把透明葫芦叼走,她上去就化作一阵风,把那葫芦叼了过来:“你俩给我消停点,其他东西也就罢了!但这东西可不是你们胆子大就敢乱喝的!”。

     小黑豹被这么一训斥顿时就没了兴致,只好冲向了“食材堆”他在里面一顿翻找,最后就看到了那只大银狮子的头颅,他站在银狮子的头颅旁边,冲着阿盲一阵奶气的乱叫。

     大黑豹看到这一幕不仅笑骂道:“好你个败家子,你嚷着非要吃银霆狮子,闹了白天就是要吃个“狮子头”啊!阿盲这时候才想起来,这之前在湖边称凶的竟然是大陆上十分有名的银霆狮子,这种家伙因为天生命源于雷电有关,所以实力强悍自不必多说,单论肉质而言就是最顶尖的牛排都是比不上的,却不想在大黑豹手上连一个回合都过不到,直接被秒杀了!

     阿盲这还留着口水那,就听到,“小子快跟我来!”大黑豹冲着阿盲直接大声喊道,她转过身,也没管在那些猎物里厮混的小黑豹,直接朝着树洞的方向跑去,几次纵身就爬上了古树。

     阿盲本想着这次爬树肯定也是十分的漫长,却不想之前爬树时那种能把人压垮的重力竟然没有按时出现,“难道这古树会根据爬树的人,源力的多少来增加重力吗?”

     阿盲加快速度爬了上去,正看到做在一片翠色中的大黑豹,大黑豹看向他“来这边,坐下”阿盲有些好奇的往里面走去,他坐在树洞中看向大黑豹“干嘛?”

     “我要看看你体内的变化!”阿盲只看到大黑豹乌黑发紫的利爪在自己头上一点,霎时间自己的整个人的意识竟然直接沉入了体内,阿盲只觉得自己好像化作了身体里的一滴血液,顺着自己体内的血管经脉来回的穿梭,“你小子觉得这很好玩是吗?还不快去自己被种下纹印的地方!”

     大黑豹猛的呵斥一声,把阿盲吓了一跳,他才想起来自己是被大黑豹带入这种状态的“纹印是什么?不会就是自己后腰处的那个纹身吧!”

     阿盲他顺着经脉不断的往自己的目的地冲去,却发现沿途的经脉都变得金碧辉煌起来、十分漂亮,在自己深红色的血液中竟然还带着点点亮晶晶的黑紫色;就宛如在一片血色天穹下有着无数紫黑色的星星在闪闪发光!“那东西这么邪乎?难道我以后还能随时放电了?”

     就在阿盲还是神游天外的同时,就看到一朵十分美丽的金莲,它安静的种在了阿盲骶骨的正中间,它通体泛着赤金色十分瑰丽。上面刻满了大大小小的蛇型文字,“这是什么!”阿盲很疑惑的问出了声音。

     “那是!那是恶魔们的文字!那是恶魔的文字、、、”大黑豹十分颤抖的声音传了出来,她甚至紧张的反复念叨着这句话!

     “恶魔的文字那是什么?”阿盲自从遇到大黑豹就起,没见她如此失态过,现在见她这个样子就越发的好奇。

     大黑豹此时完全没有回阿盲话的意思,只是十分疯癫的说了一些不相关的“看来当年阎王真的是去过那个世界,只可惜他、、、”。

     阿盲见她不搭理自己,就只好上前反复观察这莲花,他走的近了些才发现这花有些奇怪,他直接问道:“这花离远了看,好似已经开了一样,怎么现在一近看这里面的花芯竟然被包裹着?”

     本来还在自言自语的大黑豹一听这话,突然喊道:“你说啥!”阿盲还在仔细的盯着花芯“你要是不信就自己看嘛!”

     大黑豹透过阿盲的视角才看到这花芯部位竟然真的还没开,这在这包裹着花芯部位的六片花瓣上。竟然每片都有着十分明显的黑紫色闪电图样。“这是六轮雷印之术!”大黑豹震惊的喊出了声,阿盲在一旁十分无奈:“你能不能说点我能听的懂的!”

     “小子你还不耐烦了,你自己偷了天大的机缘,竟还不知足!”大黑豹十分愤慨的吼道,“什么机缘?”阿盲不解的问道。

     “什么机缘?你真以为这焚经是那么好相予的!不断修炼不但会把你的源力吸干,最重要的是它就仿佛是把修炼者当成了寄生体一样,从你修炼它的第一天起就会在你体内孕育一个“生命”,不!更直观的说就像是一个恶魔,它会不断蚕食你体内的源力,直到有一天它会把你所有的血肉骨骼都焚烧干净,化为己用,这就是焚经!”

     阿盲有些急切的打断道:“这些你之前早都跟我说过了!可是这东西除了这泼天的坏处,哪里有啥好处可言吗?除了我这种情况,谁又会修炼它那?”

     “哼,肤浅!这东西最大的恐怖之处也恰恰是它的无敌所在,只要你修炼了它就可以无限提纯自己体内的源力,再加上它还有一个隐藏效果!”

     “什么隐藏效果?”阿盲十分迫不及待的打断道,大黑豹回复了自己往日里的平淡语气说道:“修炼了这种法你不但可以把源力提纯到“同境无敌”的层次,最重要的是因为这种“法”霸道的炼化效果,它竟然可以让你吞噬所有的能量化为己用!”

     “什么?我没听错吧!同境无敌不算,还能随意转化各种能量!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吃什么东西都能完美转化了!”

     “哼,无知!你吸收,你体内的“东西”就不吸收吗?你吃的越快,它长得越好!”大黑豹接着打击阿盲。“哎,真烦!那这东西你还不是和白说一样吗!”

     “嘿嘿,你的机缘也来自与此,你自己也看到了你体内本来应该长在纹印中的“恶魔”竟然还没出生就被封印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体内金莲上的“六轮雷印之术”就是来出自于雷阎王的手笔”大黑豹又说道。

     “六轮雷印之术是啥?”

     “哼,那可是史诗三星的顶尖封印源术,应该可以把你体内的生命遏制一段时间,你可以趁着这时间抓紧修炼;省的到时候一点悬念都没有!”大黑豹说道。

     “嘻嘻,这雷王大大还真是会福泽后人,可是这“法”要如何修炼啊!”

     大黑豹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低沉:“你用意念靠近这金莲试试!”

     阿盲也没在意大黑豹的情况,直接用自己的意识贴近了金莲,在他刚刚触碰到金莲的一瞬间,整个金莲上的蛇型恶魔文字竟然流进了阿盲的意识里,阿盲就感觉自己整个人的脑袋瞬间好像要爆炸一样的鼓胀,自己的意识直接回归到身体里了。

     霎时间好像沧海桑田已过,阿盲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他没想到这奇异的“法”竟然真的来自于雷阎王征战过的一个异世界,那个世界被称作“路西法”,是各种恶魔的汇聚之地,而这“焚经”竟然是在那个世界中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他在知晓了这种神奇的源力运行功法后,体内的源力竟然自主的在经脉与各大脏器间流动,最后汇聚到自己的金莲中,再由金莲向外产生,有着淡金色恶魔文字的源力。

     大黑豹看着阿盲道“小子你怎么样?”阿盲看了看四周攥了攥拳头看向了大黑豹“我没事”,这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自己肚子里雷霆翻滚一般的响声“咕噜、咕噜”

     “走吧!吃饭去!”大黑豹率先向外边跑去,她心中有些五味杂陈,她知道“雷阎王”能种下那种源术多半已经是不在人间了,可是连雷阎王都只能封印的“恶魔”到底是什么?“再有,这小子体内的雷电源力早晚会被那金莲汇聚到一起,届时就会形成新的“雷泽”到时这金莲通过吸收这源力一举绽放,就真成了“大雷泽里栽金莲”了!”

     阿盲紧跟着大黑豹走出树洞,他当然不知道之前大黑豹的所想,他十分饥饿所以拉着两个豹子就在花海中搞起了烧烤派对,阿盲把之前打到的金背野猪王收拾干净,随着点点金色的油脂滴落到火苗上,十分浓郁的肉香把小黑豹都给变安静了。

     大黑豹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三个空的石杯,把葫芦里面的酒十分宝贵的一杯到了一丁点,“都给我省着点喝,这可是龙焱木上的雷击液;可以让你们的源力附带雷电不说还可以强化肉身”。

     阿盲看着这杯中的雷击液想起了之前被电晕的经历,实在有点不敢下嘴;就看到小黑豹直接就把杯中酒倒进了嘴里,更加神奇的是它完全没受到什么影响一脸陶醉的表情,阿盲这才敢下嘴却发现这东西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力道只是喝到嘴里时,变得十分的酥麻醇香并没有之前那巨大的疼痛感。

     阿盲和小黑豹啃着肉腿和大黑豹推杯换盏,这正吃得火热也没管时间,却不想一时间又要到了傍晚。

     忽听到声音:“大家好,我是魇阎学院的发言人,你们可以称呼我为默克李,首先恭喜你们已经在岛上活过了四天时间了!那么接下来按照我们魇阎的规定,在第五天我们会举行盛大的“腥雨”活动,在这里我要着重说明一下“腥雨”这场狂欢的规则,首先所有考生明天都会接到前往指定地点的通知,(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去!)前往岛上的“真空区”,所谓真空区是学院事先准备好的地点,在那里我们会把所有的岛上生物全部清除,届时我们会投放学院最新研制的适用性武器;欢迎大家踊跃参加。当然武器只能让大家在考试期间使用,当考试结束之时学院方面会自动回收。那么好!大家明天见。

     天空中的声音说的很快,阿盲听完却有些呆愣:“腥雨是什么?”

     大黑豹一边啃着猪排一遍含糊的说道:“魇阎的老传统了!不是抢夺武器就是抢夺源术,岛上的生命是会被自动排除无法进入的,但只要你想要在岛上获得一个优秀的名次,腥雨就非去不可了!”

     “看来真正的风雨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