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对决(下)
    一阵晚风吹过,整个花海卷起了无数淡粉色与暗紫色的花瓣。明月当空照耀着这片花海,而此刻远在魇阎学院招生处的各位教师也变得十分忙碌。

     可能大多数考生都是不知情的,早在学员登岛之前魇阎学院就把学院装备部最新研发的“源力监控器”安装覆盖了全岛。这种源力监控器十分小巧,通体像一个黑色的小匣子上面还镶嵌着“千瞳蜥”的眼睛,虽然这种东西有着十分容易被破坏的缺点,但胜在成本廉价可以随意安装在岛上的各种地方,而且必要时可以让一些考官用命源控制一些小动物携带着进行“移动监控”

     “哎呀,都等我那?”一个穿着深紫色衣服,踩着拖鞋一头乱发的男人走进了满是魇阎教师的新生监控室,然后十分怪异的画面发生了,这些大多数都是高级教师且在外身份贵重的教师们,竟然自觉的分开了一条路。他们之间本来还在夸夸其谈的人突然间,就好像鸡毛卡了嗓子完全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男人自顾自的说完那句话,也不管周围的人反应。他直接走到一墙监控接受器最正前面的椅子前,光着脚把整双腿收到了椅子上,在双臂环绕抱着膝盖做了下来,他把头紧贴着并在一起的膝盖上整个人以一种奇怪的频率摇晃着。

     他紧盯着这面“墙”有些不太起眼的右下角,那里是一片美丽的花海。男人有些惊悚的笑了,没有了声音很快也没有了表情,可他那涂满了油彩的脸上却还有着一道带着诡异弧度的“沟壑”

     这是一道笑容!可惜他并非来自于先天的恩赐,而是出自于后天的滥造。

     另一边,小黑豹朝阿盲摆了摆爪子示意他先动手。而阿盲摆好姿势却并没有选择脱下沉重的豹皮,他也朝着小黑豹一勾手示意他开始,小黑豹一看他连豹皮都不脱,瞬间人立而起整个豹的表情叫好像在说“你还不如直接认输算了”

     就在繁花落地的一瞬间,小黑豹动了,只看到一道黑色闪电冲着阿盲就是激射而去,阿盲眼睛一亮冲着小黑豹的来势侧身一避,运力就是一拳,十道金光一闪而过,却不想这小黑豹又像上次一样空中转身冲着阿盲又是一尾巴。

     拳尾相撞,按说无论如何也应该是阿盲占上风,可他却硬生生后退了四五步才止住了劲力。阿盲再次握拳看向小黑豹,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小黑豹除了命源外自身还拥有着相当于源力九阶的实力”虽说自己拥有比他高出一阶的实力,但却因为玄锋豹皮压制源力的效果,导致自己的源力比他还低上了一些,“这样下去没有任何机会,除非、、、”

     阿盲这正想着,小黑豹却调整姿态又攻了过来。他快速出爪,一时间天上地下到处都是爪痕,到处都是被利爪切碎了的花瓣。可另一边的阿盲却没有丝毫的慌张,他在小黑豹攻来的一瞬间双手把豹皮向上一抓,把豹皮硬生生变成了黑色的大拳套用来抵挡小黑豹的利爪,一时间到处都是尖锐刺耳的金属音,虽然阿盲还是抵挡不了后退的劲头,却也防了个水泄不通;没有让自己的身体受到任何伤害。

     “聪明!”在一旁观战的大黑豹不禁感叹道,她心想:“这个年轻人类的战斗天赋真的很高,他在对战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自己的劣势在哪!虽然他的源力高于小子,可是以他的身体不多说只要挨上小子的一爪怕是立刻就见了胜负!”

     小黑豹一看久攻不下阿盲就开始心急,不断加重自己的力量,可是阿盲就是不攻击只是不断抵挡着小黑豹的爪力,小黑豹纵身后跳脱离了出来,他有些愤怒想着自己怎么能对这种“王八壳子”一样的敌人毫无办法!

     刹那间小黑豹脚下出现了点点光焰竟把周围的花瓣直接燃烧成了飞灰,阿盲看到小黑豹的身体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一些淡紫色的闪亮条纹遍布了他的全身。

     阿盲还来不及反应,瞬间就听到一道破空声从他脑后传来,阿盲下意识拿豹皮往身后一挡;就听见咔兹一道刺耳的声音整个人就侧飞了出去。阿盲就好像往深潭中央撇去的石子那般,在地上折弹了几下才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

     小黑豹全身冒着白气,不断的在喘着气,他认为自己赢定了。他昂起头看向了大黑豹仿佛在等着听夸奖一样,大黑豹却完全没有说话,她只是指了指小黑豹的身后。

     小黑豹转过身,看到了一个有些倔强的身影站了起来;用一种坚定地眼神看着他。小黑豹有些严肃,他没想到这个家伙在硬接了自己“源术”的情况下,竟然还能站起来,要知道这种源术自己每天也只能使用“两次”!

     小黑豹弓起身子,再一次用尽全身力气向阿盲冲去;他想一口气结束掉这场对决!远在一旁观战的大黑豹有些紧张,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阻止这场战斗,直到她看到了一双眼睛。

     阿盲此刻还在紧紧地盯着小黑豹,他看不到自己的眼睛,那里始终有着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那种火焰中蕴含的炽热始终坚信着自己可以把敌人燃烧殆尽。阿盲看着疾驰而来小黑豹,笑着闭上了眼睛,因为他知道“本次对决自己唯一的一次进攻机会,来了!”

     阿盲他完全没有在意自己身后还在流血的爪痕,冲着自己的左侧就把披在身上的玄锋豹皮像“一张大网一样撒了出去”。而大黑豹瞬间就动了起来,她心想:“坏了,这怕是要出了人命”,可是接下来的一幕瞬间就让她惊呆了!

     本来正面冲向阿盲的小黑豹;在马上就要攻击到阿盲的一瞬间,整个身体周围再一次出现了绚烂的光雨,而这点点光芒竟然在小黑豹的后背上形成了浅浅的翅膀虚影,小黑豹身上的紫色条纹变得越发明亮就仿佛天生自带的一样;整个身体一闪,瞬间出现在了阿盲的左侧。于是大黑豹就看到了刚刚十分诡异的一幕“就好像小黑豹自己硬生生的撞向了阿盲撇出来的豹皮”。

     玄锋豹皮就好似一个巨大的黑色口袋一样把小黑豹整个吞了进去,小黑豹瞬间就感觉自己身上的源力瞬间跌落了下来,根本无法维持这个“术”不说,就连身体也被豹皮的重量带的在空中停滞了一下。

     就这么一下,却也刚好进入了阿盲的攻击范围;阿盲左掌如刀前伸,右脚重重的向前一踏瞬间就把脚下踏的是山河崩裂,整个右臂自内而外的抡去,在这一瞬间阿盲的整条右臂上不只有十道金光竟然还有要长出第十一道的趋势。整个右拳就仿佛从域外飞来的黄金陨铁一般携带着焚天煮海的威势朝小黑豹打去。

     就听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阿盲的拳头就重重的打在了地上,一时间把整片花海打出了一个四处龟裂的大坑。阿盲在恍惚间向后仰去隐约间看到一个有着十分巨大的银色光翼,全身上下裹着点点花瓣状的紫红色美丽纹印的巨大豹子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果然她也会!”

     阿盲刚刚倒下,小黑豹就从另一边的玄锋豹皮中挣脱了出来,他看到阿盲竟然还要做势去攻,却不想直接被大黑豹的尾巴给劝退了!“你已经输了!”大黑豹一边解除了“术”一边说道。

     小黑豹一听这话,竟然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发起了呆。他越想越气最后竟然豆大的眼珠掉了下来,他本来想着:“自己终于可以不用在古树上看家可以到外面随意玩耍了,却不想遇到这么个人,本来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偏偏自己还打输了!”他越哭越大发好像要把周围所有的花田都浇盖一边。“哎呦,都多大了!输了一次竟然还哭起鼻子来了”大黑豹看着小黑豹自觉好玩,想着平日里他很少受打击,就开始变本加厉的嘲讽他。

     小黑豹听到这话也不管自己的哭相,冲着大黑豹就是一阵呲牙。“好了好了!大不了让你选几样爱吃的食材!”本来还在生着闷气的小黑豹一听这话,瞬间就从地上蹦了起来,高兴的东跑西颠了起来。他正跑着才想起那边还有个大活人那!他颠颠的跑过去,用整个屁股坐在阿盲脸上一顿“报复”但看着阿盲始终没有反应,就又抬起头看向了大黑豹。大黑豹缓缓走过来看着阿盲右臂上已经长出一半的第十一道金环印记道:“他的问题可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多了!”

     另一边的本来“蹲在椅子上”不断摇晃着身体的男人,停了下来。他再一次笑了笑“有意思”,他放下自己的双腿站了起来,转过身就要往屋外走去。其他教师完全都不懂他在笑什么,只是盼望着这尊“瘟神”赶紧走。除了“老师您不在看看就走吗?”说这话的是一位有着白色头发的年轻男子,他戴着一个黑底白色刻有骷髅的头带,有着十分秀气的眉毛以及蔚蓝的瞳色身着学院指定的教师服装,可在他胸前却还有着一个十分显眼的圆形胸牌;上面只有一个字“特”

     “算了!我看完了一场,没啥兴趣了!反正有你在也一样。”男人说着话就直接开门走了出去。白发年轻教师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老师的背影,这才转过身看向了刚刚自己老师所盯着的地方。“可惜的是,明月当空花海已然重归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