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6.借给你
    以前让程燃通送菜算是小打小闹,一是给王欢家增加点收入,二是试探试探他,看他这个人到底靠谱不靠谱,好让自己心里有个数,把握好分寸该怎么对待他。

     这段时间看来,他一个混混出身的人如果不把心思用到歪主意上,认真做起事来甚至比一些老实巴交的实诚人效率高,至少张燕交代给程燃通的事情他就没有办砸过,也没对张燕店里的事情动过小心思,如果真的要炒大蒜挣一笔的话,眼下江涛不在家,张燕娘家更别提,数来数去还就他最合适。

     既然打算叫程燃通来帮忙做事,张燕就打算改改对他的态度,虽然他对王欢母子儿子做的事一直都不地道,但是一边用着别人,一边又各种瞧不起,给别人脸色瞧,这种事情张燕做不来。

     王欢挂了电话,心里开始琢磨,除了几次大宴客,程燃通没留姥姥家吃过饭,姥姥跟嫂子也客气地留过几回,自从她那个渣爹坐牢之后,程燃通就夹着尾巴做人,生怕跟渣爹一个下场,许是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不敢在这碍眼,平时有啥事都错过饭点,事情一办完就走,这还是头一次饭点的时候喊他过来。

     都这个时候了,是不是要留他吃饭?

     唉!管他呢?想这个干吗?反正留不留还能饿死他不成。

     王欢把程燃通抛到脑后,照常准备午饭。现在王欢的心里,最重要的是她儿子,然后是她妈跟姥姥一家,她爹跟哥哥就当他们死了,还剩下一个程燃通,被远远的甩到最后一名。

     江奶奶在后院剥蒜皮子,王欢一个人在厨房准备中午饭,刚把菜切好,准备下锅的时候,张燕过来喊她:“欢子,你先别忙着做饭,来我屋一下,我有事跟你商量商量。”

     “来了,嫂子!”王欢把手上的水往要上的围裙上擦了两下,跟张燕一起去她屋里,桐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饱了玩一会现在又睡着了,像她这样小的小孩子容易吐奶,张燕也不敢离远了,就坐在桐桐旁边跟王欢说话。

     简单的把事情解释一遍,张燕很慎重的问:“之前几次我问你咋想的,你一直不愿意说,程燃通以前对你太差,你俩结婚也不是你自愿的,你跟我说实话,你咋想的,要是愿意继续跟程跃他爸过日子,那我跟你哥以后对他好点,慢慢的交些事给他做,收入方面也不会少给,要是你心里恨他,跟他过不下去了,那咱就不跟他过,是守着程跃还是嫁人都随你?程跃的事由你哥操心,你也不用发愁。”

     王欢心里到底咋想的?

     江涛把她爸那个人渣送到牢里的时候,她确实有一丝离婚的冲动,程燃通用卑鄙下流的手段逼她结婚,婚后对她实在说不上好,这个人不值得一起生活,但是仅仅一瞬间,她就把这个年头压下去了。

     她妈已经没了名声,她要是再离婚,程跃可咋办?为了程跃她也不能离婚!不能让姥姥家因为自己落地闲话,不然她连退路也没有了,好在她这个决定现在看来依旧是对的,程燃通的改变谁都看得出来,对她喝儿子都好了,就算她偶尔回家一躺,跟程燃通的想出模式也变成了寻常夫妻那样有商有量的,这样就行了。

     姥姥家就是一个很粗很粗的金大腿,只要张燕跟江涛好好的,程燃通只会越来越有担当,不敢对她和儿子不好!像她这种人,就是离婚也嫁不了好人,还白白拖累儿子前程,以后说媳妇也是个洗不掉的污点,所以这次张燕给程燃通一个机会让他来帮忙,王欢是特别乐意见到的,反正儿子也渐渐大了,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程燃通能混的好,钱也知道交给她,这是好事啊!

     怕张燕真的误会,以为她想离婚就不给程燃通这个机会了,王欢再也顾不得难为情,把心里话跟张燕说了一遍,末了还哭了一场,接连谢过张燕,感谢她为自己母子考虑的那么多。

     妻凭夫贵!程燃通好了,也是她好,反正有表哥和表嫂压着,他不敢对她们娘俩不好,过几年,儿子长大上了大学,再找个好工作,说上一个好媳妇,成为家里的顶梁柱了,程燃通只会对她们更好,到时候夫妻和睦,儿子出息,她这辈子也就值了。

     张燕如果换作自己,让她原谅上辈子的那个渣男,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以己度人,她不想勉强王欢,才跟她把话说的那么透。

     但是王欢又有一点跟她不一样,王欢有个懂事又听话的孩子,她能原谅程燃通以前的过错,仔细想想也在情理之中。

     张燕这次找王欢谈话,其实心里已经有谱了,如果王欢真心实意的过下去,她就一直带着程燃通干,如果王欢有离婚的念头,那这次忙完多给他一些报酬,以后就不找他了,现在嘛,既然王欢是这个想法,张燕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程燃通来了之后,张燕客气的请他上桌吃饭,这事程燃通第一次有这样的待遇,这说明啥?说明张燕跟姥姥她们承认他了,不把他当外人了!

     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把程燃通激动地手腕发抖,差点架不住菜了,饭桌上一个劲的看着王欢笑。

     王欢被看的不好意思,瞪他:“德行!傻笑啥?好好吃你的饭!”

     江奶奶看他们这样相处,也放了心,欣慰地说道:“这就对了,小两口过日子要和和睦睦,整天斗的跟乌鸡眼似的有啥意思,燃通,以后可不许欺负王欢了,还有王欢,以后也对程跃他爸好一点,现在你帮着照顾桐桐,回家的时间少,等桐桐再大一点就好了。”

     江奶奶已经问过王欢,她也支持跟程燃通好好过日子,毕竟张燕一向有主意,她觉得程燃通能帮忙,那请他过来就准不会错的,江奶奶也知道他以前不好,但是老年人嘛,觉得浪子回头金不换,抱着宁拆十座庙不拆一座婚的原则,并不支持王欢离婚,已经有一个离婚的女儿了,要是再来一个离婚的外孙女,万一传了出去,以后影响她们家桐桐说亲咋办!

     张燕听江奶奶偷偷跟她说这个话的时候,真是哭笑不得,不过在江奶奶心里,不光没有重男轻女的意思,桐桐比其他人都来的重要,着让她心里舒服的很,越发觉得家里有一个老人就如同有一宝。

     人老成精,江奶奶被两个女儿伤透了心,现在张燕跟江涛都对她这么好,桐桐是他一手带大的孙子奔三才得的闺女,盼了这么多年,她自然上心,另一个,谁才是下半辈子的依靠,她心里有谱,哪会做出胳膊肘往外拐的事情,接受王欢、心疼她,这是一回事,但是谁也比不得桐桐重要。

     张燕让王欢多做几个菜,程燃通觉得自己受到了重视,心里很受用,饭没巴拉几口,就急着问张燕:“嫂子,你今个叫我来是啥事,不管是啥,只要你跟姥姥招呼一声,刀山火海我都能去!”

     “哪至于这么夸张!”张燕也不拐弯抹角:“你以前不是有几个要好的兄弟吗,不管是你亲兄弟程燃智还是拜把子的兄弟,你找个靠谱的,把送菜送肉的事交给他做,你带着其余的人帮我下乡赶集收大蒜,越多越好!”

     张燕算了一下,以前挣的,还有县里工程队刚分的利润,把所有的钱拢到一块,加一起能凑二十多万,全部拿出来囤蒜,手上也就紧吧这几个月,等天开始热的时候,大蒜会越来越贵,不用多少天,就会翻几倍,她就可以转手卖出去,不愁赚不到钱。

     明知道很短的时间内,转手就能赚几倍的利润,可是手里的钱不多,万一桐桐爸那边不顺利,这点钱也不够饭庄跟其它生意上用,要是再多点钱就好了?

     去哪能凑到钱呢?

     银行?根本就贷款不了太多?而且走流程很慢,等那点钱下来,黄花菜都凉了?

     跟朋友借?张志强现在跟他们情况一下,一旦拆迁补偿不能及时哪到,他跟自己一样缺钱,然后就剩下田七父子跟何宾父子了,鉴于现在合伙做生意,去借钱就跟道德绑架一样,借不借自己都会让别人为难,还是算了吧,再想想其他办法吧……

     大蒜已经涨价了,没人觉得还会再涨,所以程燃通带着人大手笔收蒜自然很容易,由于量大价格也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