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2.命?
    江涛这会还不知道自己被付立峰当成吉祥物,正在家愁的焦头烂额,坐在他旁边的张志强一个劲的唉声叹气,自打听到这个消息,他就愁的吃不下饭,这一大早起床就过来跟江涛商量。

     张燕也着急上火,但这事不管成与不成都不能让江奶奶跟王欢知道,原本是怕她们一个不小心说漏嘴了,现在则是怕江奶奶跟着着急上火,她年纪大了经不起这样的大起大落。

     自从张燕怀孕之后,江涛就把烟给戒了,张志强等人来家里,为了不让桐桐吸到二手烟,三手烟,他们也从不抽烟,但是这会心里发愁,不管是江涛还是张志强,都感觉烟瘾有点犯了,俩人不约而同的端起茶杯,一个喝着茶看地板,一个喝着茶看窗外。

     张燕跟他们在客房干坐半天,见他们一个二个都不说话了,干脆起身把客房的门关上,留江涛跟张志强在里面发呆,自个去楼下江奶奶屋里看桐桐。

     桐桐现在依旧贪睡,一天二十四小时,至少得睡二十小时,张燕进屋的时候她还在睡,江奶奶在旁边坐着,笑眯眯的看着桐桐的小脸,小孩子贪睡才见长,她睡的越香,江奶奶就越喜欢,感觉咋看也看不够!

     王欢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一针一针的给桐桐打毛衣,桐桐啥衣服也不缺,不说自家买的还有别人送的,就是张燕自己做的衣服,看起来也个顶个的漂亮,可是张燕平时事忙,没时间打毛衣,桐桐现在还没毛衣穿,王欢琢磨了一下,就在这方面尽一份心意,不管桐桐能穿几回,至少别的小孩子有衣服,她也有了。

     张燕进来之后,见桐桐没醒也没尿,就站旁边等着,现在桐桐还是三个小时左右吃一道奶,现在差不多也有三个小时了,张燕懒得跑来跑去,干脆坐在旁边看王欢打毛衣,王欢见她感兴趣,收好针子,把小毛衣比划给她看。

     张燕认真夸了几句,跟她聊起了程跃在学校里的事情,因为程跃是张燕跟江涛的外甥,葛娴琴给张燕打电话说店里的事时,经常把从黄亮那听来的消息说给张燕听,所以张燕知道的事情比王欢要多一点。

     王欢就爱听张燕说程跃的事情,她就这一个儿子,当成命根子一样,听的全神贯注,格外捧场。

     “哎呦呦,乖桐桐你这是饿啦!”江奶奶笑呵呵的说道。

     桐桐已经适应环境,惊醒的次数少了,有人在旁白你小声说话也不会吵醒她,是一个很好带的小宝宝,可能是闻到妈妈的味道了,砸吧砸吧小嘴,头一个劲的往外面偏。

     张燕把她抱起来,桐桐的小脑袋贴着她胳膊,一个劲的往里拱,拱着拱着突然停下来了,张燕就觉得另一条胳膊突然一热,感情这小丫头尿尿了。

     王欢赶紧去端桐桐的洗屁股盆,打水给她撒屁股,新生儿皮肤娇嫩,拉了尿了不给擦洗干净,容易得尿疹。

     张燕接过温热的帕子,小心翼翼的给桐桐擦洗了屁股,换了一个新尿布,抱起来给她喂奶,桐桐被养的耐心很好,知道不换号尿布就不能吃,所以换洗的过程中一直很乖没有哭闹,可是一换好被张燕抱起来,就等不及了,脑袋已贴着胳膊就一个劲卖力的往里拱头,等张燕送到她嘴边,啊呜一口含上去咕嘟咕嘟的吃起奶。

     江奶奶见她吃的想,这才坐下来,跟张燕说起了育儿经。

     “不要以为小娃子还小就啥也不懂,她们可精着呢,鼻子灵的很!睡着了都能闻着味去找娘,所以说啊,你也别嫌我老太婆唠叨,你夜里睡觉的时候,得记得给桐桐换换位置,不要让她老睡你一边,不然天天歪头找妈妈,把头把子睡偏了咋办!”

     这话其实江奶奶已经说过几遍了,可是老年人隔辈亲,一碰到小孩子的事就觉得马虎不得,一想起来啥事重要,就得跟张燕说一遍。

     张燕也不跟她争辩,就当是第一次听,特别郑重的答应了,末了还夸几句,“还是奶奶知道的多,好在这个家有奶奶把关,不然我们几个可咋办啊?”

     江奶奶听着心里很舒坦,人年纪一到这份上,就担心自己没用,现在大家都需要她,那她这个老婆婆就再坚持几年,不等桐桐长大了念书了,绝对不能两腿一蹬就走了!

     等张燕喂好奶,把桐桐放床上睡觉,江奶奶盘腿坐在旁边,继续笑眯眯的守着桐桐,稀罕的不得了,王欢倒了盆里的水,洗了盆,手脚麻利的打着小毛衣,张燕见没她啥事,轻手轻脚的出去上了楼。

     “桐桐还好吧?”

     “太太在看着她,这会睡的香着呢!”

     张志强喝了一口茶,叹气道:“咋也没想到事情会变这样!好好的大喜事成了烫手的山芋,真开发不了,咱们啥计划都打乱了,也许就这就是命,咱就发不了这笔横财!”

     命?

     江涛这辈子最不信的就是这个!

     他鼓动张志强,说道:“志强,我打算明天去南京一趟,你也一起去吧?这么大事,不想想办法就放弃了哪行!就算最后还是征收不了,咱也得想办法换成其它门路挣钱。”

     “成,听你的,咱明天就去!”

     江涛转头交代张燕,“那就这样办了?家里跟桐桐就靠你了!”

     张燕点点头。

     其实从听到这事的时候,她就觉得好像有点耳熟,脑子里模模糊糊有一点头绪,就差那么灵光一闪,现在怎么都想不起来,她只得作罢,让江涛到那边看看,其实她也想去,这么大的事不去哪能安心,可是她得喂奶,离不了桐桐。

     张志强去买车票,江涛去城里找何宾,跟他把工程队的事商量好,又买了一些特产带回了家,这些都要带到南京去,当做人情往来,尤其是付立峰的那份,准备的最厚重,尽管知道他没心情吃这些,可咋说也得准备着。

     说曹操曹操到,刚把特产买好,付立峰就打电话过来了。

     付立峰把最后的希望都放在江涛身上,一时听不到他想出好注意,顿时有些心慌,催促道:“兄弟,我这脑子也不好使,这事就指望你给我想办法了,这不光事你那地的事,还是我们家生意上的大事,今天我大哥他们开会,我可听说了,要是还解决不了,就把这个项目放弃,也许以后都不涉及放点产这块了。”

     “那你让我再想想。”江涛沉声回答。

     “那你一定要好好想!明天我给你打电话,就等你的消息了啊!”

     “我明天就过去,有事咱们当面谈也行!”

     “你要过来,那太好了!”付立峰一听说套要来,心里顿时一轻松,他本来就觉得江涛是他吉祥物,现在知道了亲戚关系,一门心思觉得是老天爷安排的,要不然咋就那么巧呢?不可能随便碰上一个人会旺自己,而且还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戚,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定然是老天爷安排好的缘分!

     付立峰再三粗催江涛赶快想主意,这才挂了电话。

     江涛一直在琢磨这事,心里其实已经有一个模糊的影子,不过没有想清楚之前,他不敢冒然说出去,还是先跟媳妇商量了来吧。

     江涛到家吃了晚饭,陪了一会桐桐,等张燕喂好奶哄好孩子回来睡觉的时候,小声的问:“燕,你说,要是有一个受害者的纪念馆,这种地方是人都不敢去,还是会变得很热闹?”

     纪念馆?

     张燕眼前一亮,终于想起来了!

     就是啊,她在南京打了几年工,是听说有这么一回事,说是建立了一个大型的大屠杀受害者纪念馆,能知道姓名的,有点依据的,就能在纪念馆免费刻碑,虽然一面碑刻有好多名字,但是很容易被人接受,来刻碑的、扫墓的、纪念的,络绎不绝的,就连还没来得及刻字的一大片无字碑,都有很多爱国的的市民来祭拜。

     那个地方就理所当然的成了观光圣地,听说为了让学生们铭记这一段历史,每到清明的时候,各所学校就会组织学生过去扫墓,这个地方渐渐发展成南京很有名很繁华的地段,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不仅建了配套的学校和医院,虽然其它开放商来附近开发蹭人气,纪念馆的所属的那个小区,房价更是不断上涨,随着附近观光产业和商业中心的形成,甚至涨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想到这,张燕连忙回答:“纪念馆有啥关系,没关系的,现在人越来月开放,没有以前那么迷信了,就说咱们县城里,不就有一个纪念碑吗?里面埋了好多抗战英雄,平时也没见人害怕,吃过晚饭在里面散步跳广场舞的多了去了!”

     江涛听她说的斩钉截铁,还分析的头头是道,心里一两分的把握也变成了四五分,还是把这个想法跟付立峰建议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