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保住了
    张燕醒来的时候早上六点。

     江涛扶着她去一趟厕所,刷了牙洗把脸继续躺在床上。

     护士进来查房,顺便给她量体温,把体温计的水银柱甩下来,让她夹在胳肢窝,问道:“现在咋样?肚子还疼不疼?有没有出血?”

     “不咋疼了,刚刚上厕所没见血,卫生巾上也不多,颜色挺深像是昨晚上流的。”

     护士记下来,出门继续查房,隔几分钟回来取体温计,叮嘱她:“放松心情,等会把药吃了,下午打一针黄体酮。”

     江涛用心记下,又问了护士需要注意的问题,谢过她,很客气的送她出去。

     然后回来问张燕:“我去出去买饭,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不一定非去食堂买,想吃哪样我去外面买也行!”

     “早饭吃啥都行,就是想吃桔子!胃里不舒服想闻闻桔子味。”张燕昨天吃不下东西的时候,就特想吃一口桔子,当是不好意思麻烦人,现在江涛回来了,她心里更想吃一点也忍不住了。

     “那你坐着别动,我马上就回来。”

     江涛一口气跑下楼,出了医院买一兜桔子一兜苹果,又到食堂买了一碗鸡肉粥,一碗银耳汤,包子花卷鸡蛋买了一袋,双手拎着往病房走。

     一夜没睡,他脑子却清醒的很,就是不敢想孩子的事,一想到有个小家伙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差一点点就没了,就连现在都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他心里就钝钝的疼,他真是一个混球!让老婆孩子遭这份罪!

     走到病房附近,江涛停下脚步松松表情,努力笑了几次,觉得自己表情还可以,这才把步子迈的轻松一点,带着一脸笑进了屋。

     “好吃的来喽!饿坏了吧?”

     张燕一眼就瞄到桔子,有点兴奋:“哈哈……好饿好饿!快把桔子给我!”

     江涛把东西放床头柜上,打开袋子拿了一个桔子递给她。

     张燕接过来剥开,放在鼻子底下使劲闻,吸了好几口气才掰开往嘴里送,江涛一伸胳膊,给她夺走了。

     到了嘴边的桔子没了,气得直噘嘴:“你干嘛呀!”

     “不能吃凉的,我给你烫烫!”

     江涛见她孩子气,第一次真心笑出来,也不催她先吃饭,拿出茶缸子倒上热水,把桔子一瓣一瓣的剥了放进热水里烫,过了两分多钟才把茶缸子递给张燕,又给她拿了一双筷子让她趁热吃!

     “哥,好酸呐!”

     张燕嘴里说酸,还是觉得好吃,一口气吃完,把白开水也喝了好几口,这才觉得开了胃,接过江涛递来的鸡蛋开始吃!

     “燕子!我可找着你了,感觉咋样了?”

     说话的正是张志强的大姐张兰!

     昨晚上接了张志强的电话,她心里七上八下的,先捉了一只鸡绑起来,后半夜爬起来杀鸡退毛炖在锅里,打发他老公去商店叫开门买一个保温桶,用热水刷好,装上炖好的鸡汤,抹黑赶上第一班公交车进城。

     她光知道张燕在县医院,不知道在哪个病房,跑到护士台问房号,顺便打听张燕啥情况,值班的护士以为她是娘家或者婆家大姐,见她一脸关心就照实跟她说了。

     张兰一听,比较危险!还要继续观察才能知道保不保得住孩子!她心里嘎嘣一声,念了好几句老天保佑,希望燕子跟孩子能平平安安,千万别出事啊!

     张燕没想到她会来,不过能来看她总归是开心事,她坐直身子,热情的招呼她进来。

     江涛跟张志强一块玩的时候年龄不大,那时候张兰还没结婚,跟她也算熟,一见是她,按着张燕不让她动,自己站起来把张兰迎进屋。

     “姐?你咋来啦?快进来坐,还没吃早饭吧,赶紧来吃两口,我这从食堂刚买回来!”

     “先别管我,快照顾你媳妇,吃啥包子!我怕你们不好买带了鸡汤过来,快点来喝鸡汤,早上杀了炖好的,我一路用衣服包着搂在怀里,现在还热乎着,燕子你趁热吃!”

     张兰把保温桶放桌上,舀了一大碗出来递给张燕,问她:“快闻闻香不香?我自己喂得老母鸡货真价实,这种鸡吃了最补,怕你胃口不好,我一点一点把鸡油撕掉,快吃吧,一点也不腻歪!”

     都这份上了也没必要客气,刚才江涛还说食堂早上没炖鸡,中午一定给她买一只吃,这下也不用中午了,现在就能吃上。

     张燕接过来喝了一口,真香!

     她跟张兰说道:“谢谢姐,比昨个在外边订的那家好吃多了!”

     “那就多吃点,回头我再给你做!”

     张兰见张燕吃的香,这才接过江涛递过来的包子啃,后半夜一直忙活到现在,她也饿了,不过再忙都是应该的,谁让她们家欠人家的,回头还得给志强打电话说一下,以后可得好好管管他媳,另外得好好对人家两口子,这欠人家的太多,还不完了都!

     张燕住的是二人间,她旁边还有一张病床,三个人吃完饭,好大一会不见旁边人回来,张兰好奇的问:“这旁边人呢?”

     “我也没见过,听说是一个要生孩子的,住两天不发作,等的不耐烦占了床位回家去了。”

     “哦,这样啊,也好,你一个人住着清静,那啥,江涛,我在这守着就行了,你要是有事就先办事去吧!”

     江涛把吃掉的东西收拾一下,一直坐在张燕旁边,他自然想守着张燕,现在媳妇最重要!

     张燕放心不下江奶奶,老太太年纪大却不好糊弄,也不知道大爷跟二猛张梅他们能不能劝住她?

     张燕一阵担心,干脆跟着劝:“哥先回家去吧,把东西放家里,跟奶奶好好说,别让她担心,你洗个澡再过来!”

     江奶奶昨晚上不愿意睡觉,闹着要去医院,史桂云带着俩孙子留在这陪她,张梅也跟着一块劝,咋也劝不好,还是半夜二猛跟江解放回来,告诉她江涛回来了在医院陪张燕,让她别担心,她才稍微听点劝,吃了点东西躺下睡觉。

     结果天没亮又爬起来,非要去医院,张梅二猛跟江解放两口子早过来了,哪敢让她去!

     老太太不愿意了!

     坐在屋里哭:“燕一定出事了,不然为啥不让我去?还骗我说涛子回来了,我就要去看燕,你们要是不带我去,我就到城里一家医院一家医院的找!”

     江涛到家的时候江奶奶正坐那哭着呢,一屋子人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该咋办,看到他跟看到救星一样 ,二猛出来迎一迎他,小声说:“怕奶奶受不住,一直没敢跟她说实话,要不要跟她说还是你决定吧。”

     江涛走过去蹲她旁边,江奶奶一把搂住他,哭的更凶了:“涛子 ,我对不起你啊,我没照顾好燕子,也不知道她咋样了!”

     老太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说不说她都难受,也没瞒下去的必要了。

     江涛实话跟她说:“奶奶,燕在县医院住院,医生说先兆流产,孩子有危险,不知道能不能保住,我等会还得去医院,你要是真想去就跟我一块吧!不过到那得听我的,可不能跟刚才这样,不管孩子咋样最难受的是燕,咱得照顾她心情,不能哭也不能乱说话!”

     江奶奶被这一棒子砸昏了,心里也不知道是喜是悲,有点六神无主,看着江涛,恨不得插上翅膀马上去医院。

     “去吧去吧!”江解放站一边叮嘱,“涛子你带着你奶一块去,家里别操心,有我跟你大娘在呢,等燕子好透再回来!”

     江涛去屋里换一身衣服,把家里钥匙交给江解放,带着江奶奶出门去医院。

     张梅也要去,被江涛拒绝了:“你大着肚子去啥去!在家好好照顾自己,别乱跑!”

     江奶奶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到医院真的稳得住,一直守在张燕旁边端茶递水,张兰也守在这没回家,反正屋里两张陪护床,她挤一挤,坐着趴着都能睡会。

     张兰跟江奶奶一左一右,跟伺候月子一样照顾张燕,张燕因为担心孩子,恨不得小心小心再小心,爱惜自己的不得了,能不动就不动!

     结果医生来查房的时候,几个人一块被批评了。

     “既然没有再出血,适当的走几步!别一直躺着,这样反而不好!”

     几个人得了医生的话,才敢放张燕出去遛弯,还回回都得有江涛陪着,生怕她有个万一两个女的招呼不住。

     张燕被三个人围着转,心里其实很感念,没想到奶奶那么盼孩子的一个人,来医院一句也没提过孩子的事,反而事事围着她转,她知道老太太不是不担心孩子,毕竟她看到了,老太太大半夜偷偷起来,跪在窗户边上,对着外面不停地磕头,她那么在乎孩子,可还是把自个排在前边,张燕心里感激的很!

     到了住院的第四天,张燕肚子不疼了,也一直没有见红,就是躺了几天身上发酸。

     她按照医生说的挂了号,抽血验了孕酮跟HCG。

     比上次查的高了很多!

     医生看完单子,恭喜她们:“胚胎发育正常,目前没问题,孕妇可以出院了!头三个月是关键,家里人好好照顾她!”

     江涛一直盼着这个结果,真听到了反而有点不敢相信,笑的有点傻!

     张兰站一边,大大的松一口气,保住了就好,保住了就好!

     江奶奶反映最慢,还在那问:“我孙媳妇没事了?孩子保住了?”

     “是!保住了,你要抱重孙子了!”

     “咚!”

     “哎呀,那老太太晕倒了!”门口有人大喊。

     还好江涛离得近,很快反应过来接住她,不然摔地上可不得了!

     医生给她唬了一大跳,头上都冒冷汗了,当了那么多年的妇产科大夫,还是第一次碰到给人报喜把人激动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