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孩子?
    今天星期天,学校不上课。

     张燕不去卖包子,不过一样休息不了,还有好多事等着她。

     先去电信局,安电话的申请已经报上半个月,现在连扯线的动静都没有,张燕等不及,找到负责人送了一包好烟,问他到底咋回事。

     “大妹子你就心吧,现在正在排轮子,下一个就是你们村,过几天就有人去扯线!”

     就怕他们一直托,给办就成,晚几天就晚几天!

     张燕谢过他,骑着电动车回家,把车放家里,带着钱去赶城。

     江涛唠叨过好几次,张燕今个终于有空去买煤气灶煤气罐,店家为了促销,还送她一个炒锅,她拎在手里看看,感觉质量不错,又在店里买了一个微波炉,讨价还价让老板再送她一个煮稀饭的锅。

     她买的东西多,没怎么费劲老板就同意了,还按之前说好的帮她送到家。

     张燕付了钱,跟老板把东西搬到他的三轮车上,自已也坐在后边,伸手扶着东西。

     老板开着机动三轮车,放着喇叭一遍一遍的吆喝:“加煤气吆!免费送货上门,又便宜又实惠加煤气吆!”

     张燕给他指着道,一路开到家门口,老板帮忙卸下来又给搬到屋里,因为他兼职下乡加煤气,很热情的留一张名片给张燕,开着车去村里继续溜达生意。

     村里不少家使上煤气灶,张燕也买了一个,不至于稀罕引人来看热闹,但是她们家最近发生的事大家都看在眼里,嘀嘀咕咕的说着江涛家要发家了。

     张梅从家里出来,正好听到有人在提江涛的名字,她就晃悠悠的走过去替张燕听一耳朵,一个大娘正在那眉飞色舞的说道:“看到了没?前段时间买电动车,现在又买煤气灶,我听说他家还在安电话呢!想想前边那婚礼,恁些辆婚车,可真气派!再看看他们交的朋友,私家小汽车都开上了,江涛他媳妇,现在天天出去卖包子,也不知道挣多少钱!可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家真要发家啦!”

     看见张梅过来,那人还笑笑,很好奇的跟她打听:“二猛媳妇,听说你娘家大哥跟江涛在南京做生意,咋样啊?他们在那边挣的多不多?”

     “不咋样咧,也就一般般吧。”

     一圈人撇嘴,不信她,问话的那人还要再问,张梅很机灵的找借口走了。

     她去看看燕子家的煤气灶咋样,要是不错的话,回头她也去买一个。

     二猛家在村里中等偏上,不算很富裕,但办完事二猛手里还剩一点,再加上张梅出门几年挣的钱高美霞一分没要全让她带着,还给她陪了不上嫁妆,她手头比较宽松。

     张燕正在家里收麦子,面不够用了,喂猪的麦麸子剩的不多,她前几天就淘了三袋小麦,这会晒干收起来,等会去打面。

     卖了半个月的包子,把家里的面吃光,又打一次也见了底,用的可真快,这次得多打点!

     张燕把架车子从储物棚里架下来装在轮子上,拖着小麦袋子往架车子上拉,江奶奶正在做晌午饭,她看见张燕吃力,想把火关了出来帮忙,谁知道她刚学会用煤气做饭,还不咋会用反而把火开到最大,大大的火苗窜上来快把锅里的菜烧糊了,她手忙脚乱的调小,往锅里添了一勺水才继续翻炒,这时候张燕已经搬完,她也不用出来帮忙了。

     张燕也累到了,一个人把三袋小麦拖到架车上,她直喘粗气,双手叉腰靠在车子上歇气,刚才好像岔筋了,腰眼子有点疼。

     她缓过来劲,拉着车子往外走,看见张梅招呼她:“你先进屋坐会,我打了面就回来,今天刚买了灶正好请你吃顿饭。”

     张梅有点吃惊:“去打面?三袋子你吃的完吗?”

     江奶奶这个时候炒好菜跑出来,喊:“燕,吃了再去啊,都要出锅了都!”

     张燕跟她摇摇头,拒绝道:“不了回来再吃吧,这会大家都吃饭,打面那里没人,我到那就能打,回来的快,奶奶你先吃别等我了。”

     江奶奶招呼张梅进来,见张燕已经拉着车子往外走,她有点不放心,跟张梅商量:“梅子,菜炒好了,稀饭也在锅里,你饿不得先讲究吃点,我不放心燕跟出去看看,你在家帮忙看会啊!”

     家里没院子,小猪一天天长大了,没人看着不放心。

     张梅点头答应,催促她赶快去帮忙。

     江奶奶迈着小碎步跟上去,在后边给张燕推架车子,两个人很快到了打面的地方,那里果然没人打。

     江仲一家在村里给人打好几年的面,最近这两年又卖起猪饲料,生意人要热情一点,他们送走上午打面的一拨人,一家人正在吃饭,看见张燕祖孙俩来了,江仲媳妇吃一半放下碗,出来给他们打面。

     张燕跟江奶奶在一旁帮忙,不过打面机声音太大,吵得张燕直不舒服,胸口闷有点喘不上来气。

     江仲吃完饭换他媳妇,见张燕直捂胸口,脸色也不好,打好面收了钱,二话不说,把装好的面和麦麸子搬到车上,拉起来送她们回家。

     张梅见她们回来,饭也没吃回自己家去了。

     江奶奶留不住她,只好作罢,转过身又去谢谢帮忙的江仲,把他也送出去后,赶紧回来招呼张燕:“燕,最近忙可累坏了吧?快躺床上歇歇,我去盛饭给你端过来。”

     张燕是真不舒服,腰酸的直不起来,她也不逞强,听从江奶奶安排。

     江奶奶盛了一碗稀饭,手一摸,炒好的土豆肉丝已经凉了,才买回来的微波炉张燕没来得及教她,她使不好干脆作罢,开了煤气灶重新热一下,又给张燕煎了两个鸡蛋。

     这个时候农村人做饭不讲究,一顿饭也就炒一个菜,分量足足的人多也够吃,像江奶奶这种又去煎鸡蛋的,图省事盛了菜锅也不洗,放了油直接打鸡蛋煎。

     张燕打面之前还觉得有点饿,这会一点胃口也没有。

     就是有点渴,见江奶奶端着饭菜过来,她坐起身子,后背垫个枕头靠在墙上,先接过稀饭慢慢喝了半碗,把碗递给江奶奶,又接过菜盘子跟馒头,拿着筷子吃起来。

     不想吃肉,张燕夹起土豆丝勉强吃了几口,上边摊的鸡蛋闻起来怪怪的,她不怎么想吃!

     江奶奶端着她的稀饭碗,一脸关心的站一旁,催她:“快吃啊,吃了鸡蛋养精神,睡一觉就好了。”

     张燕点点头,使劲咽了一口吐沫,把鸡蛋夹起来咬一口,吃到嘴里感觉那股子焦糊味更重了,嚼吧嚼吧咋也咽不下去,呕的一声,反而把之前喝的稀饭都吐出来了。

     江奶奶彻底急了,差点转圈圈,把她手里的盘子筷子接过来搁一边,回身扶着她问:“好孩子你咋了?咱去诊所看看去,不行给你吊瓶水!说严重就严重了,别是吃坏肚子了?打老张可就麻烦了!”

     张燕吐完一点劲也没有,顺着江奶奶的劲躺下来,她一点也不想动,就想躺会歇歇,现在腰没知觉,都不像自个的了。

     “别睡啊,咱去诊所看看,你要是不想动,我扶你到架车子上,我拉你去!”江奶奶急的不得了,这会格外想念江涛,满脑子都是她孙子要是在家就好了。

     张燕摇摇头,劝她:“奶奶,别担心,不是打老张,我没拉肚子,就是有点累,可能打面的时候闪到腰了,让我先睡会,睡醒就没事了。”

     江奶奶一时没了主意,见她上下眼皮直打架,给她掖了掖被子,说道:“那你睡吧,我在旁边坐着,有啥不舒服一定要喊我!”

     张燕点点头,没两分钟就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梦。

     梦见上辈子的事!

     她被李翔打流产,住在医院的病房里,身边没有其他人,她一个人躺床上,一直听到小孩哭,在她耳边一直哭一直哭的,她现在又听到了,还是那种刚出生的小孩哭声,不过张燕还知道是在做梦,一个劲的安慰自个,别难过别难过,都过去了,你现在过的很好,啥都不用怕了!

     她一直在念叨,突然听到门把手响了,有人在开门!

     抬起头,门果然开了。

     江涛走进来,她这会又不觉得奇怪了,还跟他笑。

     江涛也笑,手里捧着一团红彤彤的东西,跟她说:“燕,你看,这是咱孩子,长得多可爱!”

     张燕低头一看,那红彤彤的正是一团模糊的血肉,那是一个将要成型还未成型的孩子!隐隐有一点江涛的影子。

     她一下子难过的喘不上气,心脏咚一下就疼的没知觉了,张燕惨叫一声醒过来。

     江奶奶见她出了一脑门子的虚汗,找了条毛巾,正想给她擦呢,就见张燕睁开眼睛,她凑过去问:“咋样?燕,现在好点没有?”

     张燕慢慢恢复意识,心脏还在砰砰砰剧烈的跳个不停,她浑身冰凉,出了一身冷汗!

     好点了没?

     睡了一会,腰眼子好像没那么酸了,可是咋会肚子疼?

     张燕摸摸肚子,突然下身涌出来一股热流,她以前失去过两孩子,这种感觉啥时候都是噩梦,张燕浑身僵硬,想起上个月身上来的特别少,当时没当回事,可现在看来不对头了!

     她脑子有点不听使唤,想不起来今天几号,哆嗦着嘴巴问江奶奶:“奶奶,今个几号了?”

     江奶奶一头雾水,还是回她:“农历三月初二啊?咋了?”

     张燕嗡的一下子就蒙了,这个时候她还记得不能吓到江奶奶,叮嘱她:“奶奶,我有点不舒服,你快去喊我大爷大娘过来,二猛要是在家把他也喊来,快送我去医院,去城里的医院。”

     江奶奶见她不停地流虚汗,这时候真给吓坏了,颤抖着往外跑,走到门口还被门坎绊到差点摔了一跤,她稳住身子,一股劲往张梅跟二猛家跑,她家离得近,江奶奶心急如焚,就想早点找到人帮忙。

     二猛给人盖房子今天上梁,中午吃了酒席,下午不用干活,这会正在家睡觉,听说后套了衣服就往江涛家跑,张梅叮嘱江奶奶也回家守着,她锁了门去江解放家里请人。

     江奶奶走后,张燕给自己垫了一个卫生巾,躺床上不停地深呼吸,告诉自己要稳住,不能慌,一定不能慌!

     等她稍微稳点神的时候,二猛飞快的跑进来,“嫂子咋啦?哪不舒服?咱现在就去医院!”

     “之前不知道自个可能怀孕了,现在有点不对头,已经出血了,赶紧送我去医院,别让奶奶知道,让梅子在家陪着她。”

     “咋会!”二猛想到江涛不在家,张燕又出了这事,一时间着急的不行,要是真有事,这可咋整啊!

     他听张燕指挥,把张燕放的钱和存折拿出来,背起张燕就往外走,碰到赶回来的江奶奶,劝她回去她也不听,一直跟到大路上,直到张梅跟江解放赶过来,二猛给她打个颜色,让她拦住江奶奶,这才跟江解放轮流背着张燕搭车去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