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绿帽子
    走投无路的时候,唯一的亲人就是大姑,可她家里条件明明不差,硬是要跟他们划清界限。

     现在他家翻身富裕起来,大姑的女儿却看上去贫穷又苦闷,还阴差阳错的来他家的店里找工作。

     呵呵,江涛有些想笑,命运真是一种神奇的存在。

     其实仔细想想,也没啥恨不恨的!

     这一点江涛很感激他奶奶,尽管她是一个大字不识的女村妇女,可从没给他灌输过记恨这种感情,不抱怨不记恨,努力自强,他这才有机会发展到现在。

     可是不记恨不代表就能翻篇,既然一直没来往,那两家继续桥归桥路归路,以后也别有交集才好。

     江涛一瞬间做了决定,心里不再纠结这件事,在黄亮家坐着说话,却再也没跟他们两口子说招人干活的话。

     黄亮跟葛娴琴对视一眼,知道没戏了,话题也不再往这方面引。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江涛借口家里有事,带着张燕离开。

     王欢拉着程跃跟在黄亮跟葛娴琴后边送,葛娴琴心里一直在打鼓,自从给两边做了介绍,江涛虽然没表露特别的情绪,但是王欢一直魂不守舍,盯看江涛两口子看,眼神明显不对劲,她顺着往下想,觉得程跃跟江涛长得还真的有点像,这下糟了!

     其实这么想的不止她一个,张燕也有些犯嘀咕。

     她现在才知道那小男孩叫程跃,之前一直觉得他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刚才站在一起一比较,这孩子长得可不就是有点像江涛!

     她一头雾水,到底咋回事啊?

     “别想了,还是我跟你说吧!”出了学校,江涛喊住张燕,俩人把电动车跟自行车停好,江涛把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怪不得,原来是这样!”张燕听罢自然自语了一句。

     这下把江涛给搞糊涂了,纳闷道:“难道还有啥我不知道的事?你刚才说的怪不得是指哪一件?”

     “还不是奶奶,最近有孩子转移她注意力还好点,之前她总晃神,现在想想,就是从她跟我卖过包子开始不对劲的,那天王欢的儿子程跃过来买包子,奶奶不一定瞧出他是谁,可看到他应该想起大姑了。”

     江涛听罢沉默了一会,随后认真的跟张燕交代:“刚才的事别跟她说,咱先找其他人来干,就当没见过王欢。”

     “嗯,知道了!”

     两个人骑上车子继续赶路,回到家的时候七点多一点,江奶奶怕张燕饿到,赶紧把做好的晚饭热热端出来,还把江涛好一顿埋怨,怪他不知道心疼媳妇怀孕。

     张燕站一边帮不上腔,开始跟江奶奶撒娇:“还是奶奶最疼我,奶奶,你才是我亲奶奶吧,我哥是咱家的孙女婿!”

     江奶奶给她说的捂着嘴巴大笑,张燕跟江涛也跟着乐,三个人热热闹闹的吃起晚饭。

     相比较起来,王欢这边就显得乌云密布了。

     从黄亮家出来,她抹了一通眼泪,也不让程跃多问,打发他在学校好好学习,自己骑着二八大杠的老自行车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家里大门紧锁着,看来院里没人。

     王欢松了一口气,拿出钥匙开门,突然听见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在她身后呵斥:“去哪了!现在才回来!”

     她手一抖,钥匙掉在地上,弯腰捡起钥匙,开了门让她丈夫先进门,然后锁了门,跟在后头小声回答:“我去学校看跃跃了,在他老师家里说会话,这才回来的晚,对了,跃跃上次月考又考了班级第一,老师跟我表扬他了。”

     如果有知情人在场,就会惊讶的发现,王欢他丈夫居然就是在街上讹过张燕的肉贩子程燃通!

     程燃通自从得罪七哥,再也没法在集上混下去,他坑蒙拐骗好吃懒做惯了,给别人打工受不了那份闲气,自己做点生意也不行,租不了摊位不说,他现在已经臭名昭著谁还愿意买他东西!

     他一向挣多少花多少,家里从来没存款,现在又无所事事整日喝酒,全家就指望王欢一天十五块钱的工资,照理说不得对老婆更好一点,可是程燃通偏不!

     为了彰显自个大男子主义的地位,对王欢更差劲了,管她跟管三岁小孩一样,还一不满意就拳打脚踢,今天回家没热乎饭,他一肚子火,正打算找王欢算账,直到听到儿子又考了第一,这才心情好点暂时饶过王欢,不过还是交代她:“以后不准去学校,在家老实干活,旷半天的工少挣半天钱,你是嫌家里钱太多撑死你是吧!以后别去!”

     王欢点点头,赶紧躲到厨房,给他下了一碗面条,等他吃饱要睡觉了,才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跟他商量:“他爸,我明个想回娘家一趟。”

     又不干活?

     程燃通气得坐起来,张口就骂:“你个死娘们聋了?我刚说过好好干活,你就敢给我当耳边风?”

     王欢不回答,程燃通纳闷的盯着她看,突然他噗嗤一声笑出来。

     捏着王欢的嘴巴嘲笑道:“你是不是没长脑子?今天大爷好心提醒你一回,你忘了当年是咋嫁给我的?其实我也不想先睡了你,再把你接回家来直接过日子,还是托你爸的福,他给出的主意,他欠我钱还不起,怕我动手,主动说拿你抵债,怕你不愿意嫁我这个三十多的老光棍,他主动要求,让我先睡了你再说,要不你以为那天你家为啥一个人没有?”

     王欢一脸麻木,任由他说!她早知道这件事情,她妈也知道 ,要不然也不会一直叮嘱她少回娘家。

     程燃通见她无趣,突然觉得没劲,松开手,翻身把她压在身子底下,狠狠地掐了一把,有些变态的笑道:“我这心里也纳闷呢,你说你该不会是我那好丈母娘偷人生的吧?大家都说我浑,可至少我还知道对咱儿子好,自个都没钱喝酒还勒紧裤腰带供他读书,你爸倒好,比我还不是个东西!其实你得谢谢我,要不是我看上你,你不知道在哪个虎窝得着!还能有跃跃这样好的儿子?”

     是,一切为了儿子,我要忍!

     王欢强忍着恶心,配合程燃通在她身上动作,他舒服了躺一边睡好,才终于大发慈悲的同意她回娘家。

     这是王欢在拳打脚踢下学会的生存法则,程燃通性子古怪,还有性暴力,但是只要让他觉得自己听话,哪怕他冷嘲热讽,至少不会无缘无故的打人。

     他把人当狗养!

     他自己说的,对待媳妇得跟对待狗一样,不听话的时候就得打,打到听话为止,王欢被打怕了,真怕自个有天比狗还没骨气。

     王欢失眠一整夜,听着程燃通刺耳的呼噜声,一直清醒的守到天亮,做了早饭,简单的吃两口,她骑着自行车往娘家赶。

     已经两年多没回来,江玉清变化大的让她不敢认。

     江玉清没看见她,正在院子里洗衣服,明明才五十出头,看着跟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一样,头发已经花白,全身骨瘦如柴,身上的衣服还是王欢结婚之后,程燃通对她最新鲜的时候给她妈置办的,现在程跃都十三岁,衣服早就洗的发白,看着不像样子。

     王欢喊了一声妈,江玉清赶紧放下衣服,把她领进来,正待说话,王昌福从外边回来。

     他眯着小眼睛说道:“吆,稀客,欢子回来了!”

     “爸!”王欢神色如常的叫了一声,尽管她对王昌福没感情,可在他面前伪装早成了本能。

     王昌福莫名其妙的比以前热情好多,还在那打发江玉清:“去,欢子好不容易来一趟,去菜地割把韭菜包饺子给欢子吃。”

     江玉清有点不放心,原地站着不动弹。

     王欢干笑了一声,说道:“爸,你在屋好好歇着,我跟我妈一块去。”

     王昌福脸色阴郁了一下,随即变了笑脸,说道:“割韭菜哪用两个人,你妈不想去你一个人去吧,让你妈在家和面。”

     从王欢小时候开始,王昌福对她就不好,曾经一脚把她踹飞十几米远,江玉清不敢放女儿单独跟他在一起,闻言,赶紧打发王欢出去。

     王欢拿着镰刀,去菜地割了一把韭菜回来,拿到厨房交给江玉清,然后坐在旁边帮忙。

     王昌福一直守在旁边,她没逮着机会问她妈江涛的事,只好先吃饭,随后再多打算。

     谁知道江玉清半碗没吃完,就忍不住摸着头说道:“欢子,我有点头疼!”

     何止是疼,她觉得头开始变重,有点坚持不住要晕倒的感觉。

     王欢去扶她,站起来一晃荡,她也头重的厉害,娘俩对视一眼,暗道糟了!

     江玉清特别生气,指着王昌福质问:“你给我俩下药?”

     “我也不想的,你俩防贼一样防着我,我只好下药了!”

     “你想干啥?” 江玉清心慌,扶着王欢往门口走。

     “干啥?”王昌福一脸得逞的笑,“你个老菜帮子谁稀罕嚼你,现在有个送上门来的新鲜菜,不啃白不啃!”

     俩人头重脚轻,搀扶着往外跑,结果王昌福往前一跨步,一手一个给拽进来,把门从里面一锁,拖着王欢就往里面拉。

     王欢挣扎不得,急的大叫:“妈!妈!”

     江玉清年纪大了,体质跟不上,她知道很快就会昏过去,那天也是这样晕过去,她才被畜生糟蹋,可闺女要是也着了道,以后可咋活啊,她激动的爬起来,有气无力的骂道:“王昌福,你是畜生!你不是人!那是你闺女啊。”

     “我呸,给老子带半辈子绿帽子,那个狗杂种!睡老子媳妇,老子还得给他白养闺女,天底下哪有这好事,今个我也爽一回,把他闺女给睡了,也算我没白养她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