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遇见熟人
    “燕,你醒醒,你发烧了,我这有扑热息痛,快起来吃药。”

     张燕费力的睁开眼睛,感觉自己正坐在火车里,车厢晃晃悠悠,咣当咣当响个不停,周围挤满了人,一小姑娘坐在她旁边,正使劲摇她胳膊,那姑娘套着一件大红棉袄,长得水灵灵的,看着特别眼熟,瞪着大眼睛一脸焦急的看着她。

     “梅子?”

     “燕,你醒了?”

     张燕心里充满了震惊,这真的是梅子,好年轻的梅子!她缓慢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没有老茧,没有伤疤,好年轻的一双手!

     看来,她真的回来了,回到了2001年!

     这一年,她十七岁,因为没钱交学费上学晚了,刚从初中毕业,前后几个村有好几个跟她一样大的女孩子,她们经人介绍,一起进厂打工,因为是第一年外出,买票没经验,她跟张梅好容易才从黄牛党那里买到站票,虽然贵了点,可同村的人都坐车回去了,她和张梅也只能咬牙买了。

     她们一人背着一个劳动布的大背包,手上又拎着满满一大包东西,挤在两节车厢的连接处,她睡着太熟,夜里灌了冷风,半路发起高烧。

     没想到又重新回到了这个时候,她没有拖成老姑娘,没有嫁给人渣,也没有过的人不人鬼不鬼!天上掉下来个大馅饼,砸的张燕一阵狂喜,这么多年,终于又能感觉到高兴是个什么滋味了。

     “燕,你烧迷糊了,傻笑什么呢?快把药吃了!”张梅打断张燕的沉思,把药放在她手里,又给她掰了一块饼,她们已经没水了,舍不得在火车上花钱,只能将就着用饼送药。

     张燕吃了药,头仍然发晕,她靠着张梅发呆,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说起来,张燕最羡慕的就是梅子,当年下了火车,她跟梅子挤上从市火车站到县城的客车,结果运气不好,碰见了小偷,俩人的钱全给人翻走,梅子又惊又气,病了好几天,可把她爸妈心疼坏了,再没让她出门打过工,梅子在家玩了一年多,听家里人安排,嫁给一个踏实能干的小伙子,顺风顺水的过起日子。

     而她呢,钱丢了,被打一顿不说,她妈还给她洗脑,告诉她结婚早了很不好,只有古时候老封建才把闺女早早嫁出去,凡是疼闺女的人,都不会让闺女早早的到别人家吃苦。她也傻,没想过她爸重男轻女,她妈比她爸还过分,怎么可能不存私心。

     她总以为自己是亲生的,爸妈怎么也不会害她,居然很蠢的相信了俩人的话,看到梅子早早的结婚,还心疼她小小年纪就得应付婆家人,甚至替她可惜来着,唉,这些脑子进水的往事真不想提了,这回说什么都不能再犯傻。

     “燕,别睡了,你看,我们要到站了!我们到家了!”

     张梅明显很兴奋,站起来把大包小包拎在手里,张燕也不敢耽搁,背起行李跟着梅子挤到了车厢门口,车一停,她们就随着拥挤的人群涌了出来。

     离开挤挤攘攘的车厢,冷气一下扑过来,冻得直打哆嗦,张燕拢了拢又长又厚的围脖,不着痕迹的摸了摸腰间,触到硬硬的一块她才松了口气,还好,钱还在!不过得先存起来。

     张燕靠近张梅,小声问她:“梅子,咱们把钱存起来再回家吧?小偷太多了!”

     张梅不以为意,“咱俩今年刚毕业,就出来半年,又不会使缝纫机,头一个月没钱,后面几个月一共才挣了两千多,不值当存银行,再说,都快到家了,不是找麻烦嘛。”

     “还是去吧!旁边就有一家建行,就当陪我了,咱们用身份证开户,存好再回家,不然弄丢了,我年都没发过,最关键的一点,你也知道的,要是我不存起来,我妈铁定都拿走,一分也不给我留。”

     张梅是家里的幼女,上边一个哥哥两个姐姐,虽然被宠的厉害,性子却不强势,属于不怎么会拿主意又很容易被别人劝说的人,她看张燕坚持,很快就点头同意了。

     俩人到附近建行开了户,把钱存了,拎了包袱去挤客车。

     “喂!张梅,张燕,你们等一下!”

     “江涛?你怎么在这?”

     喊人的正是江涛,他早半个月就从外地打工回来了,自己捣鼓一个货架,守在火车站外面卖零食,花生瓜子糖之类的。

     他跟张梅的大哥是同学,经常去张梅家玩,跟张梅比较熟,也见过张燕几回,勉强能认出来,见俩人又背又拎的,就招呼她们过去。

     “做客车不安全,今年小偷特别多,好些人都随身带着刀子,在车子走路上的时候,把刀子亮出来,不准司机停车不准人报警,然后挨个的搜东西,不给能行么!你俩小姑娘一块走太危险了,喊家人来接,不然,你俩等我一会,我把东西再卖卖,跟你们一块回去。”

     张燕听他一说就想起来了,可不是,村里好几个人都碰见过,平时没事,就过年的时候,小偷最猖狂,后来她们打工回来,不管男女都是包车回家,不过她跟江涛不熟,不太好回话,就扭头去看张梅。

     张梅有点犹豫,倒不是怀疑江涛的话,就是觉得不太好麻烦他,比较张涛家境不好,出来做点小生意挺不容易的,她摇头拒绝了:“江涛哥,我们还是不打扰你做生意了,我跟燕子不会那么倒霉就遇上的。”

     江涛比她们大好几岁,怎么会不明白小姑娘面皮薄,爽利的笑了起来:“你个小家伙,还跟我客气,既然叫我哥,那就得听我的,就这样说定了,等会咱们一起回去,不然你自己坐车回去,给你亲哥知道了,还不跟我急。”

     “啊?这样行吗?不耽误你做生意?燕子,你说呢?”

     “要不,就听江涛哥的吧,咱俩把东西放摊子旁边,帮着一起卖,早点卖完早点回家 。”

     江涛听她们同意就松了一口气,也没指望她们能帮上忙,谁知道张燕刚问完价格,就开始吆喝起来了。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瓜子花生糖果便宜卖了,都来看啊!不要错过,瓜子花生糖果便宜卖了!”

     有个扛着塑料袋子的走了过来,“你这怎么卖的?”

     张燕看他过来,已经手快的装好一带,“大哥,你看看,这么大一袋,才十块钱,买一袋吧,辛苦一年也不容易,过年回家了,给老婆孩子带点啥,也当你想着她们了,让她们高兴高兴。”

     “十块钱?”青年汉子有点犹豫,似乎觉得有点多了。

     “过年不就图一乐吗,一年也就这一回,有啥舍不得的,孩子大老远接着你,你啥也没买,孩子多失望啊,大哥,实话跟你说吧,我们赶着回家过年,这才便宜处理的,要不,你买一袋瓜子,我再送你一小袋花生?”张燕说着就用最小号的袋子装了一袋花生,跟那一大包瓜子一块递了过去,“花生补脑,小孩子吃聪明,嫂子吃也好,买一送一,你看多划算,就买了吧!”

     青年汉子见她又送了花生,估计是觉得划算,又被她劝的不好意思,也就麻利地付钱买了。

     她们一说一劝,周围已经停了好几个人观望,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晃悠过来:“你这小女娃也太会说了,那买一袋瓜子送一袋花生,还送不?”

     花生带壳炒的,看着个头大,抓一小袋也用不了多少钱,这也是张燕刚才做主赠送的原因,不过,这毕竟不是自己的生意,张燕送一回就算了,下面的她也不能做主,就转过身去看江涛。

     江涛和张梅早就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此刻也顾不得惊讶。他当然同意,其实这瓜子和糖是他进的,花生就是他家地里种的他奶奶自己炒出来的,不值几个钱,送一把花生能卖出去一大包瓜子,他可愿意了。

     不过,话还是要说得好听:“大爷,这可是大老远从外地进的花生,五香的,可好吃了!大人小孩都喜欢吃,以前别说送,就是降价都没降过,今天不是我妹子打工刚回来么,我们急着回家呢,亏本处理,就降价这一回。”

     “那,给我来一包吧,就跟刚才那人一样的。”

     “好嘞!”

     “那给我也称一包,也送我花生。”

     “我也要一包!”

     这下简直卖发市了,人都有从众心理,买的人越多,就越有人过来买,江涛的生意从来都没这么好过,张燕帮着吆喝,张梅负责装袋称重,江涛收钱找钱,不到一个小时就把瓜子和花生卖的差不多了,剩下一点底子,他把东西分了分,送给张燕和张梅,三个人讨价还价包了一辆比较旧的车回家。

     “我说!妹子,你可以啊!没想到你说吆喝就吆喝起来了,还有张梅,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

     “我哪帮上忙了,主要是燕子厉害,就是啊,燕,没想到你这么能干!”

     张燕被夸的不好意思,想办法转移了话题,三个人有说有笑,时间过得很快,江涛到了下车的地方,他坚持把车钱付了,车继续行驶,没多久张家村也到了,张燕跟张梅拎着东西下车。

     重新踏上这块土地,她的好心情嘎然而知,望着记忆中的老村庄,张燕心里很忐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去面对所谓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