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第五章
    “你说啥?”江涛一个踉跄,差点在雪地里滑一跤。

     “我听梅子说过,你中考全县前几名,可是你辍学不念了,那时候有人愿意资助你上学,你不愿意,说学费有人帮,欠的债没人还,你明明可以念高中考大学,能考个好大学,可是你放弃了,村里人说你傻,我却佩服你,这个世界上坏人太多,女孩子嫁人像赌博,一赌就是一辈子,我觉得你好,愿意赌一回,只要你能保证以后对我好,我就相信你,我不怕穷也不怕苦,愿意跟你一起挣钱还债,跟你一起孝顺你奶奶,等你爸从牢里出来也好好孝顺他。”

     如果真的可以选择,江涛对媳妇最大的要求也就是这,他对张燕大为改观,觉得小瞧了她,她比同龄人要懂事很多。

     不过他有种直觉,张燕这种懂事包含了逼不得已,她好像急着结婚,就好像今天不是他而是另一个人求亲,张燕也会同意,这种猜测让江涛心情低落。

     “张燕,我可以给你保证,但是你呢?真的决定好了?你很聪明,能想到跟我在一起要面对的困难,你以后不会后悔吗?”

     “总之,我想好了,不会后悔,只要你愿意娶,我就愿意嫁!”

     江涛有些晕乎乎的看着张燕跟张梅走远,有人愿意嫁给他了,他很高兴,可是又觉得很不踏实,可是张燕这么草率的决定结婚,真的不会后悔吗?还是有难言之隐?

     他决定去问问张志强,如果张燕真有难处,他不能趁人之危。

     “我的兄弟喂!你真是高兴傻了!有人跟你看对眼了你还在这瞎担心。”

     “不是担心,我心里扑腾扑腾悬着,感觉不真实,我想知道张燕她咋想的。”

     “你跟燕子要是能成,我也算媒人,跟你讲讲吧,你别看张燕爸妈都在,整个张家村谁不知道她就是小白菜,她家有活她先干,有好吃的他弟先吃,她那俩兄弟好吃懒做,她家又不富裕,砸锅卖铁交了两次超生罚款,以后娶儿媳妇都悬,很有可能把主意打到张燕身上,她还有啥好日子,你要是努力一把,把她娶回家,你有个知冷知热的人,张燕也能脱离苦海,你爸在里边知道了,也多个盼头。”

     江涛智商就不说了,眼睛一向很毒,一个人过的苦不苦,从眼睛里就能看出来,张燕眼里有不合年龄的成熟,这是痛苦换来的,张燕是个好姑娘,他不应该再犹豫,错过了,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女孩子了。

     张家村的小卖部里走出俩胖子,正是张南和张北,他俩买了零嘴,一路走一路吃。

     “两个兔崽子给我出来,你俩哪来的钱买东西?又偷偷从麦穴子里舀麦子卖钱了?真有出息!”

     张南被说得不高兴,跳出来回嘴:“你说谁兔崽子,警告你啊别告诉妈,上回你告状说我俩偷东西卖,挨打的还不是你,妈压根就不疼你,我俩犯错也是你没看好,妈又不会向着你,你就省省吧,多管闲事多吃屁。”

     张北也跳出来接腔:“都是,多管闲事多吃屁。”说完他又想起张燕说他学人说话笨的像猪,想了想接着说道:“刚才我还听见有人给你说媒,早晚泼出去的水还敢管我,这个家以后是我跟我哥的,我俩卖自己的粮食,你管的着吗!小心我告诉妈,让她把你嫁给老光棍,看不打死你!”

     张燕上前给了他一巴掌,张北混惯了,只有他欺负人的份,哪有张燕欺负他,嗷一嗓子就撞过来,把张燕撞地上,还想继续打,被张男拉住。

     “哥你咋帮她,我俩才是一伙的。”

     “算了,你看她那疯养,打啥打快点走吧。”

     张北一看,张燕果然不对头,两眼瞪得通红,又凶又丑,村里泼妇打架都是这样,他还是算了吧,张北拍拍屁股跟张南跑走了,嘴里还嚷嚷着好男不跟女斗。

     张燕忍着气爬起来,真怕控制不住跟俩畜生撕扯一回,最终理智占了上风,她深吸一口冷气,一步一步走回家。

     床上果然被翻过,“妈你别白费心思,存折我早就放好了,谁也别想找到,以后我挣的钱我自己花,你就别想了。”

     李双凤那个气啊,肝火蹭蹭的往上冒!

     老娘忍着你,死丫头你给我等着,等过了年,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果然忍着不发火,不过气氛不好,一家人年夜饭也吃的不痛快,张北跟张南出去看烟花,张燕也溜达了出去,李双凤跟张传庆在家守夜,心不在焉的看着春节联欢晚会。

     初一张燕带来了江涛给张燕买的礼物,一条新款的围巾,是张燕这辈子收到的第一个礼物。

     “梅子,你帮我谢谢他!”

     “谢啥,他买还不是应该的,燕,你说我妈啥时候去你家合适?”

     “初三吧,初一过年,初二走姥姥家,初三来吧。”

     “那行,我先回家,有啥事你就来找我!”

     初三张梅她妈果然来了,说了一箩筐的好话,李双凤也没松口,推倒张传庆头上,说他不愿意,舍不得张燕过两年再给张燕说亲。

     张梅妈无功而返,早知道这亲不好说,可江涛这娃子可怜,燕也是个好孩子,她得帮一把,在想其它辙吧。

     吃晌午饭的时候,张传庆打麻将回来,李双凤直接在饭桌上讲了。

     “他爸,志强妈上午过来了。”

     “她来干啥?”

     “有人要想看燕。”

     张传庆看了张燕一眼,问道:“哪家的?”

     “江庄的涛子,跟志强一块玩,今年二十七。”

     “想的美!”张传庆气的一拍桌子,“他家穷的叮当响,能拿出来几个钱,还不够丢人的。”

     “他爸你别气,我也没同意,燕还小得再留几年。”

     张燕放下碗,一擦嘴巴。

     “妈,我不小了,老姑娘不能留,留来留取留成愁,你还是早点把我泼出去吧。”

     “你啥意思?”李双凤没把张燕钱要下来,几乎要翻脸,琢磨琢磨张燕的话,她突然暴跳如雷。

     “说,你是不是跟他睡了?我说你咋变性子了,阴不阴阳不阳的,原来你养不熟的胳膊肘往外拐了,你个不要脸的咋那么贱呐,我养你养到大,就是让你丢人现眼啊!看我不打死你!”

     李双凤怒火冲天的冲过去,张传庆也站起来,一脚把张燕踹到地上,拿皮带使劲的抽她。

     第一下甩过来就把张燕打的一哆嗦,她本能地想躲,可张南跟张北已经手快的把堂屋门关起来了,张燕被堵在桌子底下,一下一下挨着,她咬着牙发誓,这是最后一次!

     李双凤打累了,站在一边吆喝:“打!给我打死她!”

     张传庆气死了,好好的闺女成了破鞋,谁家还愿意要,打死她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