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大年三十
    “姐!你可算回来啦!你咋恁笨,别人都能早早买到票,就你买不到,今个都大年二十九了,真是够笨的!”

     张南一脸嫌弃的跑过来,张北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后面,兄弟俩正在路边小卖部看人打台球,张燕一下车他们就看到了。

     “你这小崽子,说谁呢?要是你去,别说二十九回来,你连票都买不到要在外面过年呢,等着哭鼻子吧。”张梅也被他说进去了,气的瞪他一眼,伸手去打,说谁笨呢!

     张南嬉皮笑脸的躲开,“梅子姐,你看,你爸跟你哥来接你了!”

     张梅一瞧,还真是。

     张爱国跟张志强父子接过张梅的东西,把张梅好一顿打量,一个劲的说黑了瘦了,说过罢年不让她出去了。

     “大爷,强子哥!”张燕上前打招呼。

     张大爷一看她还背一个拎一个,赶紧走过来:“燕子,你也瘦了,你俩出去一趟吃了大苦头,快快,把背包和袋子给我,我帮你拿着。”

     “不用了,大爷,你跟强子哥快带梅子回家吧,我大娘她们该等急了,我家比你们家离的近,还有小南小北在呢,没事的。”

     小南小北?张爱国看着他俩直摇头,下了公路进村全是泥巴路,俩兄弟出来接人,不知道接东西,连双胶鞋都没给张燕带,算啥事!不过他也管不到别人家,见张燕真心拒绝,领着张梅兄妹回了家。

     “小南小北,你俩站着下蛋呢,还不过来接着。”

     张南张北给张爱国看的不好意思,潜意识里觉得丢人,也不敢在外面闹,老大不愿意的伸手接过来,一人抬一头,踢踏踢踏的往前走,一边走一边报怨:“张燕,你傻啊,有人搭把手你都不愿意,非让我跟小北出力,我俩上辈子欠了你!”

     小北也接嘴道:“都是,上辈子欠了你,别人过年回来要买好些好吃的,你买没有?不买跟你急。”

     “我才欠了你们,倒了八辈子霉跟你们投成一家,小南你搁以前肯定当汉奸,一看就不是啥好东西,小北光知道吃,肥头大耳你猪啊你,警告你们,给我老实点,以后有事别求我,求我我也不帮你俩!”

     “小北,她吃火药了,不是说给人做衣服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做火药去了!”

     “都是,张燕,你给人做火药去啦?”

     张燕气乐了,“姐都不会喊,你俩是白痴吗?张北,你都是学人说话,自己都不长脑子吗!真是够笨的!”做火药!姑奶奶我要是做火药先一把炸死你们俩个狼崽子。

     张燕不理他们,穿着棉鞋直接踩泥巴回家了,她要穿回去给李双凤看看,看她俩儿子对她闺女多好。

     路边不少人聊天,张燕打着招呼一路走到家,篱笆院墙土培房子也没啥好打量的,除了厨房门口挂的鸡鱼,就厕所旁边的大猪圈显眼,穷是真穷,可穷成咋样也不能拿闺女血肉喂儿子。

     张爸张妈一大早借了蒸笼,正在厨房蒸包子,听见动静前后跑出来,张爸招呼声又慌忙回去烧锅。

     张燕一脚一个泥印子,把堂屋地踩得乱七八糟,李双凤看不过眼,赶紧递过铁锹让她刮一刮。

     “妈,你给我倒盆热水洗洗脚,冻麻了都,真让我伤心,就没人想起给我送鞋,看我脚冻的!”

     张燕坐板凳上脱了鞋,把泥巴脚伸给李双凤看,大冬天的,是有点可怜,李双凤忙进西间屋找了双棉拖鞋,出来见儿子累的呼哧呼哧喘,立马迎过去接屋里,张口就数落上了。

     “燕,你咋让他们抬,他们还小哪抬得动,累住了往后长不高!你看看,俩人都累喘了!”

     “喘是累的吗?那是胖的好不好?光吃不干活跟猪一样,不拿东西也喘!妈,你心偏到胳肢窝去了,他们小?我还小呢,我就比小南大两岁,比小北大三岁,他们俩人抬都抬不动,我大老远咋回来的?我是大力士吗?”

     “燕,你咋回事,阴阳怪气的,过来,妈问你!你这回挣多少钱,拿出来妈给你放着。”

     “脚都冻掉了,还是没人管我,都别管我好了。”张燕光着脚出去,拿着瓷盆跑到厨房,舀了一瓢冷水又兑了热水,端进堂屋,做凳子上洗脚。

     张北急不可耐翻东西,把江涛给的零嘴拿出来,一边吃一边抱怨花样少,张南也跟着吃,见她姐不说话,他开始打报告。

     “妈你不知道,张燕能耐上了,她今个居然打车回来,肯定挣不少,我不管,你得给我买自行车,亮子都骑新车子,我也要买新的!”

     “妈,我也要,我也要自行车,我不管,给我哥买就得给我买。”

     “燕,快说,到底挣多少!瞧你脾气大的,连我都冲。”

     “两千二。”张燕也没打算瞒她,李双凤要是问不到她,转头就能出去问别人。

     “呵!可不少!你爸给人在窑厂烧砖,这一年下来,挣的少花的多,攒下来的钱还没你拿回来的多,燕,快拿出来数数,妈给你放着。”

     “给我放着,这话哄谁呢?”张燕横了一眼,“我挣的钱自己还没花呢,他俩倒是惦记上了,想花钱,可以,没两年他们就毕业了,自己挣去,我不指望他们一分钱,他们也别想站我便宜。”

     李双凤显然没料到这种回答,愣了一会才问:“燕,你咋回事,在外面给人洗脑了?还是谁跟你说了啥?你告诉妈,我找她算账去!什么你的他们的,那是你兄弟,一个肚皮爬出来的,你的不就是他们的,他们的不就是你的,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你得对他们好一点,以后你嫁人了,过得不好,不还得指望他们给你撑腰!”

     “不必了,用不着!”张燕擦了脚换上棉鞋,给张南张北拜了拜“我谢谢你们,以后一定要离我远点,可千万别帮我。”

     李双凤跟俩儿子面面相觑,以前张燕也说过她偏心,这出去一趟可好,阴阳怪气的。

     张燕发着烧,懒得应付,想打发李双凤走,“哎呀,妈,包子上锅多久了,你别把蒸笼蒸坏了,还得花几百块钱还给人家,快去灶屋吧。”

     “你爸守着呢,好了会叫我的。”

     “你别守着我,一回来就跟我提钱,跟你说实话吧,我已经存起来了,以后我挣的钱我自己存着,谁也不给。”

     “滚犊子的,你存什么存,这个家是你当还是我当,死妮子,我说了算,明天取出来交给我。”

     张燕晕乎乎的,不想跟她扯这个,翻出退烧药,吃了蒙头就睡。

     李双凤气得捶她两下,见她还不起来觉得她犯倔不听话,一直跟她赌气,稍后吃晚饭的时候也不让家里人喊她,四个人吃的热火朝天,全当张燕不存在。

     张燕早练出来了,蒙头继续睡,结果半夜给饿醒了,偷偷爬起来,把白天蒸好的包子拿出来吃两个,吃完嘴巴干,倒水给李双凤听到了,李双凤也不管她作啥幺蛾子,翻身继续睡。

     张燕也不怕她,祖辈传下来的老规矩,三十跟初一不能吵架不能生气,不然一年都不顺,起码这两天没事,她也能过个安生年,等过罢年,大不了再出去打工。

     三十早上噼里啪啦到处都是鞭炮声,张燕起床出来,冷的不得了,又加了一件衣服。

     外面下着雪,白茫茫一片,压水井给冻严实了,张传庆压不了水,正在用开水烫,张燕接过去,烫了小半个小时才通,压了几桶水提到灶屋,将水缸灌满,又出来用茶缸子接了水刷牙,刚从地底下压出来的水热乎乎的,洗罢脸进厨房帮忙。

     李双凤早收拾出来一盖顶饺子,包的像元宝,上面横竖相交的铺着面条,见张燕进来,指挥她给爷爷奶奶送去。

     “燕,你在外面受苦了,奶心里疼啊。”张奶奶一见面就拉着她念叨,要不是过年不兴哭,她早哭起来。

     张燕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奶,我也想你,这是我自己挣得钱,拿回来孝敬你,你买点好吃的。”

     张奶奶不愿意要,拗不过张燕,最后笑着放进口袋里,等张燕走了还一直跟张爷爷念叨张燕是好孩子,长大了懂事了。她一共四个儿子,孙子孙女一堆,张燕是第一个想着给她钱花的。

     张燕到家的时候,家里人已经吃过饺子,摇钱树插在雪地里摇摆,门神对联也贴好了,张传庆带着俩儿子跟兄弟子侄去上坟烧纸,这种事轮不到女人搀和,女人去了晦气。

     李双凤正在收拾屋子,见张燕冒着雪回来也没打把伞,冻的直哆嗦,叹口气给她盛了碗热饺子,她倒是有心说钱的事,又怕张燕犯倔闹掰了不吉利,只能憋着。

     张燕吃完饭坐那发呆,仔细想想,小时候李双凤对她也挺好的,就是不能跟张南张北对上,不然她马上就被抛到脑后,包括后来她那些遭遇,张奶奶心疼,也为她哭过几回,可听说她要离婚必须把彩礼钱还上,还会影响重孙子说亲,就啥话也不说了,这才是张燕纠结放不下的地方,要说这些亲人也曾经对她好过,可是这种好分量特别少,还说没就没,人心真的是肉做的吗?

     她不明白,为啥闺女就得给儿子铺路,儿子娶不上媳妇,就一定得用闺女的前程去换吗?

     反正这一会她不管别人,只管自己好好的,任谁说破了天,也要早点结婚,早点离开这个家。

     而早点结婚,恐怕要奶奶帮忙了,暂时张燕也只能打这个主意,妈和奶奶都偏心,但奶奶年纪大了心软,是她唯一的突破口。

     最好是马上就能嫁出去,不然过个一两年,等张南张北大了,家里人发愁又没钱的时候,不会有一个人松口,因为她已经经历过,刻骨铭心。